鄭丁賢.印尼100天,大馬多少年

尼古拉斯·串红 2019/08/28 檢舉

印尼總統佐科威第二屆任期開始,處處智慧,氣勢十足,讓人刮目相看。

6月的一個早上,他和落選的普拉博沃,一起搭乘雅加達捷運,兩人在車廂裡握手,互相擁抱,親切交談。

接著,兩人下車,到一家餐館吃沙爹。餐後,雙方發表聲明,呼籲彼此的支持者和解,為印尼而團結。

這場會面,轟動印尼全國。

佐科威和普拉博沃原本是水火不容。即使在選舉之後,普拉博沃陣營不接受敗選,對立延續,雅加達出現大示威,普拉博沃的死忠分子揚言要以暴動推翻佐科威。

印尼的動盪亂局,看似愈演愈烈。

但是,那一次突如其來的捷運會面,化解了兩大陣營的戾氣。抗爭宣告結束,印尼社會回到正軌,人民也恢復正常生活。

沒有人知道佐科威如何說服普拉博沃。不管怎樣,這展現了佐科威的智慧和胸襟。他不但得到普拉博沃保證不會繼續和他為敵,也黏合了因選舉而出現的社會分裂。

而且,他的政府再也沒有後顧之憂,可以集中全力推動改革政策。

接下來,他宣佈印尼未來的願景。政府要徹底整治印尼備受詬病的官僚系統,提升效率和打擊貪污;經濟上要更加開放,降低稅率,吸引外國投資,增加就業機會;政府將大力發展基礎建設,強化教育和人力素質。

而佐科威的目標很清楚,要帶領印尼成為世界強國之一。

在印尼的獨立日慶典,佐科威登高一呼,聲明印尼是一個多元國家,不同民族必須團結一致。當天,政府和政黨領袖穿上代表不同民族的傳統服裝,象徵民族融合與團結。

之前猖獗的宗教極端組織,在選後氣勢消沉下來;佐科威代表的多元力量,聲勢看起。

接下來,正如大家所知道的,佐科威宣佈印尼要遷移首都,到了2024年,新的首都將座落在加里曼丹東部,一方面可以克服雅加達擁擠,堵塞,水災,下沉的危機;另一方面放棄雅加達中心主義,轉而推動全國平衡發展。

這些改變與改革,願景和工程,都是在佐科威當選100天之內的政績。

當然,到目前為止,還不能說已經有成果;但是,人民已經看到佐科威的努力,也認同他的改革方向,而願意給他機會。

佐科威的人氣高企,凝聚了支持力,讓他推動的改革議程,有更高的成功機會。

他自己也說:「這是我最後一個任期,我沒有什麼可以輸的,只要全力以赴就可以了。」

佐科威100天內的表現,能夠不讓人稱羨嗎!

回到大馬,希盟政府執政超過1年3個月,人民感覺不到變化。

相反的,宗教和種族主義的氣焰更加熾熱,各族之間的團結互信愈為冰冷;物價沒有下跌,經濟沒有上攀。人民的怨氣積累,任何課題都可以引爆情緒。

然而,政府領袖告訴大家,新政府還很新,人民應該給予機會;而一切問題,都是前朝的錯,不能怪現有政府。

為什麼佐科威在100天做到的事,馬哈迪和希盟政府超過1年還望塵莫及?

原因當然很多。關鍵的是,佐科威上任之後,帶著謙虛和包容的態度,取得政敵的諒解,緩和政治對立,他的誠意獲得人民的認同,消化了種種阻力,確立了他的領導力。

而他提出的政治願景和社會工程,很快的形成全國共識,從而排除了偏見和極端力量。從政府到民間都醞釀了正能量,相信佐科威的領導,願意和他一起開拓未來。

而在大馬,新政府所做的,正是相反的事。政府沒有願景,政策缺乏方向,政治對立激化,社會矛盾加劇,民間彌漫悲觀景象。

印尼100天,大馬多少年!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