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父子決裂庭上互揭瘡疤,只為了1萬多元學費?

尼古拉斯·串红 2019/08/21 檢舉

家事司法法院內部。(海峽時報)

破鏡無法重圓。

一段父子情,究竟需要多大的仇恨,多嚴重的「大件事」,才會鬧到必須入稟法庭?

答案:成長過程長達14年的缺席 + 一筆到加拿大留學的費用

簡單說,就是父親不願給錢讓兒子出國念大學,兒子就入稟家事司法法院,向父親追討外國大學學費、住宿費、飛機票和生活費。法官最終判父親必須支付60%的學費和生活費,但父親不服判決提出上訴,頻頻喊窮稱自己沒錢支付。

兒子今年3月向法庭申請執行令(enforcement of maintenance order)並獲批准,強制父親必須支付拖欠至2019年5月23日的 1萬零172元款項。若父親不給錢,可能得坐牢兩天。

顯然,父子倆已無法好好坐下來溝通,只能通過法庭和法官來解決「財務事」。這起本地第一宗兒子為留學學費起訴父親的案件,背後藏著令人不勝唏噓、揪心不已的細節。法官在判決書上沒有注明父子的名字,只用「 父親」、「 兒子」來稱呼雙方。

早已「分裂」的家庭背景

父親與第一任妻子婚後生下兒子。2004年10月,兒子8歲那年,父母離異。雙方當時同意,由母親全權負責養育兒子, 作為離婚條件,父親日後無須撫養兒子

父親過後再婚,與現任妻子一起撫養兩名繼子,並全額支付兩名繼子的大學教育費,其中一名繼子在本地上大學,另一名在澳大利亞深造。

54歲的第一任妻子,即兒子的母親,離婚後一直單身,當家教賺錢撫養兒子。

案件來龍去脈

判詞指生於1996年,今年22歲的兒子,2018年6月入稟法院,向父親追討前往加拿大求學的費用,包括兩年預備課程費用和兩年大學學費,以及這四年的生活費等等。判決書並沒透露這筆費用的總額。

據《聯合晚報》報導,兒子在2014年完成中學O水準會考後進入共和理工學院就讀,並於2018年考取IT服務管理文憑。《雅虎新聞》則報導,兒子的工院成績並不理想,滿分4分只考到1.82的成績平均分(GPA),相當於勉強及格。

兒子原本想在本地大學修讀新聞系。在意識到自己的成績並不足以考進本地大學後,就開始籌畫去英國、澳大利亞和加拿大深造。他也曾想過就業,但因成績未達標找不到理想工作,最終決定前往加拿大深造,計畫先去哥倫比亞學院修讀預備班,再轉到阿爾伯塔大學修讀比較文學的文學士課程。

不料,申請大學的過程卻波折重重。

第一步:兒子先通知父親自己想去加拿大深造。父親答應支付費用,要求兒子將課程細節和費用轉發給他參考。

第二步:兒子將哥倫比亞學院的錄取通知書轉發給父親,並通知父親相關費用。

第三步:父親要求兒子將身份證和理工學院文憑影本發給他。

第四步:兒子透露說,他嘗試問父親為何需要索取身份證和理工學院文憑影本,父親卻遲遲不回復他,反而搞起「失聯」。父親的說法則是,兒子遲遲不肯提供身份證影本,最終錯過錄取日期。

第五步:拖拖拉拉之下,兒子錯過了哥倫比亞學院的錄取期限,無法在2018年9月正式開課,一氣之下將父親告上庭。

父親稱不是不給錢,而是無法縱容兒子的選擇

父親告訴法官,兒子的學業成績欠佳,他相信兒子無法完成學業,出國留學是出於其他目的,想要逃離新加坡。

他向兒子索取身份證和理工學院文憑影本,主要是為了嘗試向銀行貸款。由於兒子沒有配合,加上自己收入不符合標準,因此貸款最終不通過。

父親在庭上面對兒子盤問時,一再強調自己非常懷疑兒子出國深造的意圖。據《雅虎新聞》報導,父親原話如下:

「我瞭解到他(兒子)想要離開這個國家,是因為他在8歲那年,他發現自己……喜歡男生而不是女生。」

父親也一再堅持兒子出國肯定不會專心念書。

「他(兒子)這麼做是為了自己獲益,非常不公平。這也是我給他施加壓力,讓他留在新加坡念書,考取更好的成績的原因。然後再申請上(本地)大學。」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