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大會傷害了非馬來人的感受,「是不是該考慮移民了」?

新奇小马 2019/10/09 檢舉 我要評論

採訪馬來人尊嚴大會的那一天,活動開始前與同事同行聊天,我們開玩笑說我們這些非馬來人待會兒又要被罵了,其中一人對我說:「你採訪完這個大會,就準備移民去新加坡啦!」

嗯,作為半個新加坡人(我媽媽是新加坡人,家人也住在新加坡),我一直以來都有這樣的選擇,但對於這一道選擇題,我從來都是很篤定地留在我生於斯長於斯的馬來西亞。

過去採訪巫統大會,伊党或所謂馬來人/穆斯林非政府組織的活動,那些攻擊和侮辱非穆斯林和華校的言論,已經是我們這些中文媒體人的家常便飯。我自己都沒想到,採訪這場馬來人尊嚴大會的當下,的確讓我冒起了「是不是該考慮移民了」的想法。

在首相敦馬抵達會場致詞前,大會公佈了他們在5個領域,即文化、經濟、教育、宗教及政治的提案,他們準備將這些訴求提交給馬哈迪,希望他與政府能落實,成為政策。

可這些訴求有些什麼?

● 6年內確保國內只剩下馬來源流的學校(意味著要廢除華小、淡小,還有獨中)。

● 讓SPM成績考獲C及D的土著生也可獲得獎學金,政府的公共服務局獎學金只保留給土著,一等榮譽學位可豁免償還PTPTN貸款的優惠只保留給土著。

● 規定小學及中學只能用馬來文作為教學媒介語,馬來文也必須在高等教育學府成為主導語言。

● 官方事務都只能使用馬來文(羅馬字、爪夷文皆可),要求國家語文出版局對付不遵守者。

● 在中小學及大學的馬來文科,都須學習爪夷文。

● 國家重要官職,即首相、副首相,還有重要部長職及政府高官等都必須由遜尼派穆斯林的馬來人出任。

● 廢除「馬來西亞語」,恢復使用「馬來文」。

除了宗教提案發言人是伊党的國會議員,你知道嗎?臺上其他發表上述言論的發言人,都代表了他們各自的大學,即聯辦大會的我國頂尖政府大學馬來亞大學、博特拉大學、蘇丹依德利斯教育大學和瑪拉工藝大學,3名是大學生,1人是教職員,他們都是年輕的馬來人。其中一人告訴我們,這些提案和訴求,都是他們在學校討論後代表學校發表的,不只是他們這些發言人本身的想法。

但令我覺得心寒及可怕的是,臺上的人在用極為狂妄的語氣,發表傷害我們這些非馬來人,破壞馬來西亞全民團結及和諧的言論時,全場的觀眾,也就是這4所政府大學的大學生,還有土團党、巫統和伊党的黨員都熱血沸騰地報以熱烈掌聲以及歡呼!

馬哈迪聲稱這場大會並非種族主義,因為沒有踐踏華人和印度人,那是因為這是他抵達前所發生的事。

這些國家未來棟樑,未來的國家領袖,為他們灌輸種族主義及馬來人至上,排擠同為馬來西亞人的華人及印度人思維的,竟然是政府大學!我們的國家,新馬來西亞,還有什麼希望?

我的絕望感久久無法平復,到大會外寫稿的時候,感受到的卻是與場內截然不同的氛圍。負責護送首相及部長抵達會場的警察見到我在找插頭為電腦充電,也幫我一起找,並關心我吃了午餐沒?後來在午餐區找到座位打稿,一名陪老公來大會的土團党安娣,也叫我先吃飯再打稿。我看著笑容慈祥和善的她,鼓起勇氣和她聊今天的大會,她問我覺得如何?我向她坦承,我感到很不舒服,也對國家很失望,因為換了政府我以為會有真正的新馬來西亞。說著說著,也突然哽咽起來。

她只是回復「都是這樣的啦」,我無話可說,我們也有默契地結束對話,因為無法再聊下去。

採訪結束後,一名我看著他在政壇「出道」的部長和我打招呼,我忍不住過去向他說出我心裡種種的不舒服,這個大會傷害了非馬來人的感受,我甚至告訴他,他的出席令我很失望。他也只能望著我說:「首相有出席,所以……」

以前,我們以為換掉長期霸權的國陣政府很難,但人民還是做到了。原來最難的不是換政府,而是整個國家和國民的思維。可悲的是,這些破壞及傷害馬來西亞的思維,卻是政治人物為了政治生存而樂見並推波助瀾的,現在的執政黨也難辭其咎。

用戶評論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