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中學的一扇校門,引起兩位福建巨賈愛恨情仇

尼古拉斯·串红 2019/09/11 檢舉

 

虎豹別墅的主人胡文虎和廈門大學創始人陳嘉庚,兩位來自福建的巨賈,都為發展新加坡教育鞠躬盡瘁,緣何為了南洋華僑中學的一扇門而劍拔弩張,終致胡文虎請辭校董?幾乎要對簿公堂的兩人又因何契機冰釋前嫌再度攜手?就讓這篇沈儀婷的《從胡文虎與「華中校門事件」談起》解答謎題。

 

本文摘自華中校友會及董事部所編輯整理的《百年華中情》。

胡文虎先生祖籍中國福建永定客家人,19世紀80年代出生于英屬緬甸仰光。胡先生與其胞弟文豹于20世紀10至20年代重振其先父創辦的永安堂,並推出後來家喻戶曉的虎標萬金油等藥品。由於業務發展所需,胡先生于1926年正式將永安堂總製藥廠從緬甸仰光遷至新加坡——當時的南洋總匯。

1928年,胡先生被推舉為華僑中學董事會主席。雖然前後僅有短短兩年,但是他的慷慨樂施、熱心教育,為人津津樂道。在歷任閩幫的主席中,胡先生是少數的客家人,且是個初來乍到的「新客」,能脫穎而出被委以重任,在當時的華僑社群中可謂罕見。

胡先生非常看重華僑中學的硬體設施,在其任內,他除了斥資叻幣七、八萬建築虎豹樓作為學生宿舍,還在虎豹樓前興建足球場,並修築了校門和環校馬路。除了虎標永安堂藥業,胡先生于1929年創辦了《星洲日報》(星系報業的首家報社),推廣文化事業,在其報上也刊登了不少華中的消息。

為什麼胡先生任華中董事長不到兩年就卸任?人們幾乎對這段被稱為「華中校門事件」的往事失憶。這段發生於上世紀20至30年代的軼事也是兩位華中前董事長暨華社領袖陳胡交惡的導火線。

華中在戰前的新加坡乃至於南洋(相當於今天的東南亞地區)已是數一數二的「華僑」中學,即由華僑集資建成的學校。那時華中占地廣,沒有校門,於是胡先生決定捐獻叻幣約二千元加建校門。校門建好後,他在校門右柱上還署名「胡文虎胡文豹捐資建築」。此舉引起了閩幫理事們的反感,他們恐怕會引起誤解,讓人們以為整所學校都是由胡氏兄弟所捐建的。作為閩幫的領袖,陳嘉庚在報章上指責胡文虎,並召集所有華中的贊助人開特別會議討論此事。當天有兩百多人聚集在中華總商會大禮堂。次日,這幾個字便從校門去掉了。雙方後來還鬧上法庭,有關新聞在網路不發達的30年代幾乎天天見報,可說是當時轟動華社的大事。

「華中校門事件」最終以胡先生辭職收場,後來兩人的官司也在雙方親友勸解後而不了了之。與其說這是新加坡閩幫與客幫領導權之爭,不如說是勢如水火的兩人在商業上的競爭較勁,以及兩種不同的處事風格間的摩擦。本來陳胡兩位華社領袖屬於不同幫群,代表著不同群體利益,再加上兩人迥異的性格特質與處事風格,起矛盾衝突在所難免。更何況,當時有人在陳嘉庚邊旁煽風點火,而胡氣焰盛又不服輸,且想借著與陳的矛盾「引人注目」,趁機為自己的虎標萬金油打廣告。

抗日戰爭期間,為救國賑災,陳嘉庚先生領導海外華僑組織了「南洋華僑籌賑總會」。同時,胡文虎也通過其領導的「南洋客屬總會」在南洋各地積極籌款賑災。陳胡的抗日救國「競賽」為祖國的抗日做出巨大貢獻,是歷史不能遺忘的。

然而,人們似乎也忘了,陳胡二老在抗日戰爭勝利後已經冰釋前嫌。首先,陳創辦的《南洋商報》曾刊出一篇題為《為胡文虎請命》的社論,而使得英殖民地政府宣佈解除對胡行動自由的禁令,間接為胡平反(因有傳言胡在抗戰期間與日本首相東條英機合作)。再來,兩位華社領袖更團結南洋華僑,計畫共同推進中國福建僑鄉經濟發展。遺憾的是,由胡帶頭領導的「福建經濟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最終被當時的國民政府否決了。縱然如此,陳胡兩人願意放下前嫌,為振興祖國而團結海外華僑一事,在當時的南洋卻傳為佳話。

人非完人,但陳胡兩老都是值得後人學習的榜樣——陳嘉庚先生一生毀家興學為廈大集美而傾盡家財,胡文虎先生一生慷慨好施為教育公益而獻上萬金;兩人皆是「自強不息」、「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以及「飲水思源」的楷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