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種族政治糾結,原來最終原因與華裔有關!「是他們沒有安全感造成的」

王宁 2019/08/13 檢舉

特別是近來接連發生大馬歌手在海外競賽,脫口說出「祖國」惹來大馬華裔線民撻伐,以及華教分子就教育部明年將在國民型小學第二階段(四年級)馬來文科目中,納入爪夷書法介紹單元作為趣味語文鑒賞,而極力提出不認同看法。

本期《東方熱話》邀來本地書法藝術家王嘉堃和隆雪華青團長謝光量,一同透過上述「祖國論」及「爪夷書法風波」探討大馬華裔不安全感問題。

王嘉堃認為,大馬華裔不安全感可追溯到歷史層面,英國人于英殖民時期落實「分而治之」政策,埋下大馬各族間的心結,當然這已是過去的事,最重要是胥視後來的蛻變,現在這代該如何教育下一代。

大馬歌手以格遠赴中國競賽,本是令大馬國民感到驕傲的美事,不過她在節目上脫口而出,稱中國為祖國的言論惹來大馬華裔線民撻伐,間接掀起祖國和祖籍國兩派罵戰。(圖取自網路)

 

謝光量表示,大馬獨立60多年,常糾結在「種族政治」,包括一些種族間的不公平待遇,特別是70年代開始的新經濟政策(NEP),即是以膚色主義(colorism),而不是需要基礎(need based)來做出優惠分配。

「我認為要改變,就得從國家經濟政策著手,若這政策是根據需求基礎出發,如設定個標準,即經濟能力不達標群體為貧窮人士,皆可享有政策下的協助,會更公平。」

謝光量說,中國近幾年來迅速崛起,經濟成長驚人,受中國軟實力的影響,大馬華裔見海外同胞優越也心生驕傲,認為根之所在稱其為「祖國」。

對他而言,大馬才是「祖國」,反而彆扭的「祖籍國」更像是政治詞彙,為達到與中國經濟或政治連貫目的而創的詞彙。

王嘉堃分享,本地詩人兼散文作家彼岸曾有一作品《三個祖國》,內容聲稱大馬、中國和詩的國度都是其祖國,然而這是較為感性的比擬,故「祖國」屬個人定義。

「我曾在飛往中國的機上,聽見中國籍航空人員對我說‘歡迎回來’,可說親切感十足,但還不比返航時那句‘Selamat pulang ke tanah air’(歡迎回家)來得溫馨。」

王嘉堃(左)及謝光量(右)均認為教育非常重要,家庭和校園皆有責任,營造出一個多元和睦的成長及學習環境,此舉能有效遏制一代一代惡性循環的芥蒂。(攝影:曾鉦勤)

 

因不瞭解而排斥友族文化

王嘉堃透露,本身是國中畢業生,身邊不少友族朋友,不曾感到被排擠,反倒發覺有些獨中畢業生因不解,而十分排斥友族文化,然而相處後其實會發現,友族是相當友善的。

謝光量補充,獨中學習環境清一色是華裔,華小到獨中,再到臺灣或中國留學,身旁接觸都是華裔,自然會對友族感到陌生,這是華社值得探討的。

他表示,爪夷書法目前多為撰寫伊斯蘭教相關書集,結果引導他族刻板印象,認為爪夷文等同於伊斯蘭教義,但有多少人真正看過教育部相關的課綱才來評價呢,或教育部未做好準備就把決定公佈,掀起兩極化討論,故整體的事態,很多部分都處於不明確。

王嘉堃補充,身邊有教會學校畢業的朋友說過,在讀書時學過爪夷書法,而且是一位牧師教導的,可見該文字或語言體系,不與宗教有著直接關聯。

他說,回首60年代,老店招牌都有爪夷文,當時各族人們仍悻然地接受,反倒比現今社會更開明,爪夷文早已到處可見,為何就不能敞開心胸,多學一門文字有益無害。

「因教育政策,大馬華裔從小學習華巫英三語,又掌握不少方言,成了我們的優勢,也令海外華裔羡慕,語文學得多,究竟是虧或賺,難道我們不清楚嗎?所以應拿出遠見。」

他認為,部分華社不愛惜自身文化,還聲稱傳承5000年中華文化,卻從沒接觸過書法或創建有利於本地書畫家們的平臺;若自身民族文化堅強,也不用擔心被別的文化侵入,反之將其同化,成為自己一部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