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式困惑,新加坡要這麼解,李顯龍「接班人」說透了

尼古拉斯·串红 2019/09/25 檢舉

「所有這些都表明,維繫社會的社會契約正在瓦解。不僅政府與人民之間的關係發生了變化,企業與社會之間的關係也發生了變化。」

9月20日,新加坡副總理兼財政部長王瑞傑在2019年度新加坡峰會上發表主旨演講時如是說。

王瑞傑被視為後李光耀時代的第4代領導團隊接班人,輿論普遍認為,王瑞傑未來將作為李顯龍的接班人,執掌新加坡。

新加坡副總理兼財政部長王瑞傑在2019年度新加坡峰會上發表主旨演講

上個世紀60年代,得益於全球化和獨特的治國方略,新加坡經濟快速騰飛,社會公正得到良好實現,「新加坡模式」也因此享譽世界。不過,演講中王瑞傑卻不無憂患地指出,當今世界面臨三大挑戰:

第一,全球化和科技進步加劇了不平等現象,特別是貧富差距日益擴大;第二,代際衝突日益加劇,尤其是隨著社會的老齡化。第三,政治兩極分化加劇,而社交媒體使其雪上加霜。

值得留意的是, 王瑞傑提及當前的香港示威抗議活動。他認為,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英國脫歐公投、法國的黃背心運動,以及香港持續不斷的抗議活動,都是「三大挑戰」在世界各地發揮作用的結果。新加坡迄今未完全受到這些挑戰的影響,但也未能置身事外。

王瑞傑特意回顧和分享新加坡經驗,期望國際社會共同面對這些新挑戰。他指出市場本身有缺點,「市場本身並不能滿足社會上所有人的需求」,平衡市場機制和社會福利的做法,對新加坡仍舊行之有效。他又闡述了 新加坡在住房、醫療和教育三個關鍵領域的社會政策,其中一系列資料值得關注,比如在收入最低20%的家庭中有85%擁有自己的住房。

當今世界范圍內出現了「憤怒的青年」,他們憤憤不平,被剝奪感不斷加劇。那麼, 年輕人如何與年長者分享進步的果實?王瑞傑認為,採取公平且可持續的財政政策,有助於保持代際公平,例如新加坡的中央公積金、儲備金政策等。

談及政治兩極分化,王瑞傑認為「科技促成了回音壁、孤島和假新聞,並加劇了這些分歧」,最終會破壞國家的團結。而新加坡的 包容性政策,比如反種族隔離制度、勞資政三方體制,可以遏制這一趨勢。王瑞傑認為,面對分歧,拓展討論和辯論的公共空間至關重要 ,「但更重要的是,我們想從空談走向言行一致。」

王瑞傑堅定支持多邊主義,但提出 有良知的資本主義(conscious capitalism),呼籲商業領袖和企業發揮更大的作用,承擔更大的責任,「取得成功和做好事未必會相互抵觸」。對於長期奉行「小政府大社會」的香港來說,商業領袖舉足輕重,值此非常時期,此言恐怕尤有借鑒意義。

而在論說人民的存在感時,王瑞傑這樣說:

「每個社會必須更新其社會契約。它們須找到一個最適合其獨特情況的公式,將自己的社會和經濟政策融為一體,讓每個人都有份參與國家的發展,並以自己的政治敘事, 重新點燃其人民的想像。」

王瑞傑的演講全文編譯如下,小直耐心品讀之後,收穫頗多,特別是新加坡一些具體的治理政策,令人印象深刻,特與諸君共用。

今年的峰會以「亞洲2030」為主題,可謂非常切合時宜。亞洲的經濟實力和影響力已顯著增強,其在全球國內生產總值(GDP)中所占份額,預計將從2000年的26%增加到2030年的40%。特別是,東南亞10個經濟體作為一個整體,預計到2030年將成為繼美國、中國和歐洲之後的第四大經濟體。

亞洲正在成為一個朝氣蓬勃、富有活力的區域。到2030年,全球三分之二的中產階級將生活在亞洲,使其成為最大的消費者群體。與此同時,亞洲企業的創新成果正在重塑經濟和科技格局。 亞洲的前景是光明的,但並非必然實現。儘管距離2030年只有11年的時間,但我們很難對2030年做出有信心的預測。

11年前的2008年,我們正在努力應對全球金融危機。幾家全球性銀行倒閉。許多人失去了工作,有些人甚至失去了家園。全球經濟的表現一落千丈。當時,我是新加坡中央銀行,即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的局長,從我的辦公室可以很好地看到我們港口的情況。那是一個可怕的景象,一切活動停頓,起重機閒置著。

今天,儘管全球經濟已經復蘇,但復蘇所帶來的好處卻分配不均。那些感到被邊緣化的人強烈反擊。結果,我們看到全球化的倒退、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運動的興起,以及年輕人的失望和不滿。這些力量已在世界各地發揮作用,它們表現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英國脫歐公投、法國的黃背心運動,以及香港持續不斷的抗議活動上。

各種社會利益互相傾軋,使許多政府難以獲得做出重大變革的授權。正因如此,閃電大選、懸浮國會和政府關門日漸成為政治的特徵。這進而導致人們對政府和政治體制更加不信任。

所有這些都表明, 維繫社會的社會契約正在瓦解。不僅政府與人民之間的關係發生了變化,企業與社會之間的關係也發生了變化。這尤其令人擔憂,因為全球經濟再次處於十字路口。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貿易緊張局勢仍在持續,受到一系列減稅和優惠政策提振的美國經濟,可能在明年走下坡路。在總債務已超過GDP的300%之際,中國也面臨著經濟增長放緩的問題。在歐洲,經濟疲軟,全球貿易放緩的影響正在顯現,英國脫歐的難題正在增加不確定性。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