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祖丁:馬來人真的很忙

尼古拉斯·串红 2019/09/17 檢舉

馬來人真的很忙。哪會不忙。一方面,他們忙於杯葛非穆斯林商品。這場杯葛運動是我們穆斯林要提升生活和經濟水準,相比購買非穆斯林產品更能淨化我們靈魂,雖然非穆斯林正在前仆後繼的忙於申請清真認證。

馬來人也忙著支持紮基爾。據說紮基爾是一名很厲害的傳教士,這名外國人甚至可以主持麻六甲清真寺的祈禱活動。我記得以前聶阿玆甚至被禁止在巫統管理下的任何清真寺發表演講。

聶阿玆無法獲得宗教局的教學認證(Tauliah),也許是因為他對宗教問題缺乏理解。但紮基爾卻可以。我不曉得他用的是什麼教學認證。也不知道他用的是哪國的大馬教育文憑。有沒有獲得宗教學校的畢業證書也仍舊是個謎。

如果我要教書,人家會問我有沒有博士、碩士和學士學位。他們還會向威斯康辛大學密爾沃基分校確認。紮基爾又怎樣?他有什麼資格進行宗教演講並主持清真寺的祈禱活動?事實上,在伊斯蘭中,任何可以完成完整的祈禱的人都可以主持祈禱儀式。但在大馬的馬來人政治中卻需要獲得宗教部門的批准。

穆斯林正在大力推動杯葛非穆斯林商品,並鼓吹紮基爾的厲害和純潔。在本專欄中,我想提供一個不同的視角。我的觀點是,馬來人已經被為了個人政治議程的利益相關者「玩弄」。宗教課題已經不是第一次被搬上舞臺。

我將通過「阿拉」、紮基爾和杯葛課題來提出我的論點,為何我認為這三個課題只是政治遊戲。

首先是阿拉課題。為什麼我說這是大選前的一齣戲?這很容易。提出的問題是阿拉不應該出現在馬來文的聖經中。西馬半島認為,如果在馬來文聖經中使用阿拉字眼,那麼將影響馬來人成為基督徒。原因可能是這名馬來人缺乏大馬教育文憑教育,直到他無法區分可蘭經和聖經。必須要有宗教教師在其身邊。我認為這場運動足夠有效,以至於挽救國陣在第13屆大選中面臨慘敗。這個課題的影響力是驚人的。為什麼我說這是一個淪為馬來政治遊戲的宗教問題?

第一,這個問題在國陣面臨反對黨的貪污和其他課題的圍攻下,在大選前一年多才出現。據我所知,沙巴和砂拉越一直使用阿拉字眼,但當馬來文聖經來到西馬半島時,這個字眼才引起質疑。

為什麼呢?這個字眼長久以來一直不都是宗教語言嗎?在先知誕生到這個世上之前,基督徒和猶太人不也是使用阿拉這個字眼來稱呼上帝嗎?我們可以從網路上讀到非常清楚的歷史。

第三,馬來人在學校接受了11年,及在大學也有一個學期的宗教教育,他們的信仰不夠堅定嗎?為什麼在一個幾乎所有人都識字的國家,會難以區分哪個是基督教哪個是伊斯蘭?

另一個問題是,如今此課題怎樣了?完全靜下來了。確實,教會在法庭敗訴,但如果我們上網查詢,我們僅能夠得到寥寥幾句。答案是因為此課題讓國陣獲勝並打敗了反對黨。如此罷了。

至於杯葛是一個很不合理的事情。但對於馬來人來說,不合理也無所謂。只要是宗教領袖說的,所以它必定是很重要的。只要是宗教司說的,肯定就是真的。理智是撒旦。會讓人想太多。只有宗教教師、宗教司和宗教領袖可以教導擁有大馬教育文憑、文憑、學士和博士學位的馬來人。

我說這是一齣戲也是出於三項理由。如果真的要在經濟上幫助穆斯林,為何現在才開始?當敦馬首次出任首相時,他也曾推行買馬來人商品運動以提升馬來人的經濟。敦馬之前並非種族主義者,但真誠地要求馬來人幫助馬來人。馬來人不聼,或許是因為敦馬並非宗教司,宗教領袖或印度傳教士。

第二,早就有人說過如果非穆斯林的公司受到杯葛運動的影響,他們就不得不炒掉員工。我看到很多馬來人在特易購超級市場、巨人霸級市場、麥當勞、Tony Romas餐廳、Fuel Shack漢堡連鎖店、以及各處購物中心。

這群人將會先被犧牲。第三,非馬來人花了數百萬令吉並根據宗教局的所有程式以獲得清真認證。

最後是紮基爾課題,突然之間,逃離視他為大壞蛋的國家的紮基爾,在大馬成了大明星。伊斯蘭党和巫統爭相要他。如今土團黨也不得不拉攏他。非政府組織也希望和他合作。不懂英語的政治宗教領袖也要與他合作。宗教司也來插一腳。

也有腳踏兩條船的。簡而言之,紮基爾就好像是伊斯蘭的救世主。馬來人對於追捧一名非馬來人的做法完全不感到羞愧,就好像他是美後或運動健將。李宗偉都沒他偉大。妮科爾也沒如此待遇。馬哈迪、聶阿玆和安華等馬來領袖都沒有獲得這等愛慕。哈迪阿旺都必須靠邊坐。

紮基爾成了團結馬來票的象徵。國大的一份學術論文已經證明了紮基爾的傳教方式有很大的缺陷,但馬來人並不關心。因為,宗教領袖是這麼說的。宗教司也如此,而宗教老師說這是捍衛偉大傳教士的聖戰。他侮辱其他宗教不過是小事。印度希望引渡他回國,馬來人說擔心印度沒有公平對待他。異教徒如何會公平對待他。

但是,他們迫不及待要把在這裡工作幾天的土耳其馬來大叔送回國。為何持有雙重標準?原因是紮基爾有很高的政治價值,而土耳其大叔卻無法幫誠信黨、土團党、巫統和伊斯蘭党撈取馬來選票。

我在本文的結尾希望留言給馬來人。將來當我們去到另一個世界,並被問及我們因政治人物和宗教主義者所演出的戲而犯下的罪時,我們不能指責這些主要演出者。因為這些演員將會否認並回應說為何你們不自己思考?你們難道沒有接受大馬教育文憑考試和大學教育嗎?

讓我們不要讓宗教主義者和政治人物為了個人議程所玩弄的宗教遊戲破壞了我們的國家。不然當我們去到另一個世界以及當我們孩子未來所面臨的經濟和教育狀況,會讓我們後悔莫及。如果能夠思考,就多想想啦。如果不會,那就跟著宗教老師、宗教領袖和宗教司看看啦……過去、現在及未來。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