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黃家駒一樣為音樂而生,也和黃家駒一樣從臺上掉下來不幸離世!

拉扎斯菲尔德 2019/06/27 檢舉 我要評論

他和黃家駒一樣為音樂而生,也和黃家駒一樣從臺上掉下來不幸離世

Beyond的靈魂人物黃家駒因在日本參加某綜藝節目時失足從舞臺摔下,

於1993年6月30日去世,終年31歲。

有一人和家駒有非常相似的遭遇,他也是非常的熱愛音樂,把音樂看的比生命更重要,

但我說出他的名字,你可能不知道,因為他雖然是一名很厲害的音樂人,卻不得志,

創作了不少歌曲,但在有生之年卻一張專輯都沒發出去。

而且他也是在舞臺上失足跌下,當時正唱到那句「輕輕的我將離開你」,

正應了家駒那句「也會怕有一天會跌倒」。

齊秦與黃建福

他叫做黃建福,台灣著名原住民音樂人,1969年出生,曾與眾多台灣藝人有過合作,

他憑藉《夢幻部落》的配樂獲得過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獎,

憑藉《瑪雅的彩虹》獲得了台灣金鐘獎音效獎等諸多榮譽。

他曾參與過台灣多檔電視節目還有一些原住民音樂作品,

或多或少的會以製作人或音樂監製等身份參加!

說道他與齊秦的關係,雖然是雇主關係,但黃建福生前與他更像是朋友,

黃建福曾與齊秦有過簽約,本來齊秦是答應要幫他出專輯的卻遲遲沒出。

在2005年年末,齊秦要在北京開演唱會,於是邀請黃建福來幫忙,在現場幫忙伴奏,

好不容易有機會登臺,黃建福當然願意,雖然演唱會這一天是12月31日。

在演唱會開始的前一天晚上,黃建福還高興的打電話給老婆:

「我要回家了,明天演唱會完,可以回家了。」只是沒想到,一切來得那麼突然!

齊秦與黃建福

齊秦與黃建福

那天是2005年12月31日,齊秦的演唱會氣氛搞得也很熱烈,齊豫、李宗盛等也都來給他捧場,

一切都進行的很順利,馬上演唱會就要結束了,不過觀眾十分興奮,

大聲喊著齊秦的名字,於是齊秦準備唱他那首經典歌曲《大約在冬季》,

這時候,擔任樂隊鼓手的黃建福興奮地走過來要與齊秦合唱,二人邊唱邊與觀眾招手,

走到最西側時,突然展臺中間有個空洞,應該是進出舞臺的一個通道,

估計是工作人員知道演唱會要結束了,所以打開了,齊秦眼尖,看到前面有個洞,

就繞開了,結果黃建福當時沒注意腳下,就這麼走著走著一下子栽下去了,

此時他剛好唱完那句:「輕輕的我將離開你」。

齊秦與黃建福

齊秦絲毫沒有察覺朋友掉了下去,繼續邊走邊唱,走了幾步後一回頭才發現人不見了。

當時十分驚訝,但是他也大概猜到估計是掉進去了,但是那就是一個樓梯口,

頂多是個小傷,應該沒事的,於是他往下看了看,就繼續唱。

等到工作人員發現後對黃建福進行檢查時,鼻子、嘴裡全都是血,而且瞳孔放大,

生命十分危險,後來送醫搶救,可惜已經不幸身亡,

原因是鼻樑大出血,血液倒流堵住了氣管,窒息而亡。

往下看更多精彩內容:同樣是嚴謹,你知道德國人和日本人有什麼不同?

久居日本的人,常會被問:「你究竟喜歡日本的什麼?」

這是個很大的話題,一時間想不起來用什麼回應的人往往會回答:

「我喜歡日本人的一絲不苟,以及對待問題時候的嚴謹。」

於是反問就來了:「那僅僅是嚴謹的話,德國應該更不錯啊!」

同是以嚴謹著稱的德日兩國,究竟有什麼差別呢?

仔細研究的話,你會發現他們的嚴謹從根上就不同。

對「嚴謹」一詞的定義

首先,我們要明確,這是一個概念。什麼事兒都是相對的,嚴謹也不例外,

就算是德國和日本也有馬大哈,我們只是討論,「嚴謹」比率最高的兩國之間有何不同。

首先給出答案。

德國人的嚴謹偏向準確,精密,程式化;日本人的嚴謹偏向細膩,周全,極致化。

德國人的嚴謹是理科生的嚴謹

德國人的嚴謹是很可怕的,僅僅從諾貝爾獎來說,二戰以前,

人口不到一個億的德國人就包攬了諾貝爾獎的一半,基本上可以吊打全球了。

《守望先鋒》中「精準的德國工藝」,恐怕是對德國人嚴謹性格的最完美的詮釋。

二戰後德國許多國家企業和軍工級的工廠轉向民用,

由於軍用工廠的製作工藝要高於一般的民用工廠,

所以德國工藝本身代表著「高質量工業」。

有個傳言說,德國的一個鍋都能用幾代人,這是真事。

對德國人來說,任何一樣廚具,如果不是惡意使用,一輩子只需要買一次,

極高的質量,強大到售後都沒有辦法生存。

像實驗室一樣的普通德國家庭廚房給人的感覺是井井有條,

但有時會井井有條到讓人懷疑是不是機器人在這間屋子生活。

德國人的家庭給人的感覺就是太整潔了,整潔到總讓人感覺到沒有人氣。

雖然不會苛刻到地板上一粒灰塵都沒有或者是能照人,

但是,這樣的生活環境也總讓人覺得很有壓力。

對德國有些瞭解的人都會知道,幾乎所有大型超市內擺放的水果和蔬菜,

肉眼是很難分辨出尺寸大小的,甚至很多超市敢直接打出廣告:誤差不會超過5%。

這份自信來自於德國農民。

德累斯頓聖母教堂(Dresdener Frauenkirche)因為戰爭被摧毀,

戰後的德國人尋找教堂的「殘骸」,把所有散落的石材一絲不苟地收集起來,

再全部用到重建中的大教堂主體裡,真正做到了「在廢墟上重建」。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