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絞死一名菲傭,差點讓兩國斷交

马上就好 2019/09/06 檢舉 我要評論

28年前,新加坡組屋發生的一起菲傭兇殺案,竟然引發了國際關係動盪,讓新加坡和菲律賓險些斷交......

兒子與女傭慘死家中

1991年5月4日的下午,新加坡華人男子黃勝強像往常一樣回到位於武吉班讓的家中。推開門,他沒有迎來兒子的擁抱,看到無比駭人的一幕........

女傭蒂拉的脖子上有明顯勒痕,橫死在客廳,黃勝強年僅四歲的兒子泡在浴缸裡,已經窒息死亡!更加詭異的是,整個組屋沒有撬鎖痕跡,兇手似乎出入自由。

這樣的場景,讓黃勝強五雷轟頂。他和妻子沒有仇家,兩人平時要忙工作,為更好照顧孩子,才請來菲傭進行照顧。是誰竟然對兒子和女傭痛下殺手?黃勝強百思不得其解。

由於打擊太大,黃勝強甚至沒有力氣去撥打警察局電話,他的妻子得知後,進行了報案。

一本日記, 洩露驚天秘密?

新加坡警方很快到達現場,法醫對現場屍體進行鑒定,認定兒子死于溺水,女傭被人用繩索勒死。

搜查死者遺物時,新加坡警方意外發現了黃家女傭生前日記,裡面記錄了大量日常資訊,其中有一條引起警察高度關注!女傭寫道,同鄉 弗洛爾準備登門拜訪,而拜訪日期正是案發當天。

弗洛爾照片

案發現場沒有任何破門痕跡,黃明強夫婦又在當天沒約熟人進家,那麼是否兇殺案是女傭熟人所為?黃氏夫婦的孩子是否因此受牽連?當天登門拜訪的弗洛爾,在新加坡警方來看非常可疑。

曾和黃家女傭起爭執, 向警方謊稱患有癲癇

弗洛爾和黃家女傭,是菲律賓同鄉彼此熟悉。案發那年,弗洛爾38歲,為了養活三個兒子和一個女兒,1984年她便來到新加坡做女傭。弗洛爾面對警方詢問,稱自己患有癲癇和偏頭痛,當天去醫院就醫,從未去過黃家,更沒有殺過人。

弗洛爾還提供了證人——女服務生維吉尼亞,這位服務生聲稱有陪弗洛爾去醫院看病,可以證明清白。

不過,當警方向醫院證實這一說法時,院方則表示案發日期沒有弗洛爾就醫記錄,並且經過醫生檢查,她本人未患有癲癇,只是偶爾輕微偏頭痛。

在新加坡警方質疑下,弗洛爾認罪。案發當天,弗洛爾曾和黃家女傭發生過爭執,但是為何會發展成為謀殺事件,弗洛爾並沒有詳細解釋。

不久後,新加坡法官判決弗洛爾死刑。

神反轉, 雇主才是真凶?

就在大家認為案件已經塵埃落定時,事情卻出現了反轉。弗洛爾被判刑後,女服務生維吉尼亞再次發聲,稱有證據證明弗洛爾清白!

她表示,黃家兒子患有癲癇,不小心溺死在浴缸裡。女傭發現後,趕緊通知黃明強!黃明強卻在盛怒之下殺掉女傭,並且報警栽贓陷害弗洛爾。

同時,弗洛爾給丈夫寫的信件中,也稱自己從未殺過人。

1994年,弗洛爾執行死刑的時間臨近。女服務生維吉尼亞陳述的「真相」,贏得很多菲律賓民眾的信任與同情。

事情不斷發酵, 萬人上街抗議

當年,菲律賓大選將至,菲律賓國內就業機會較少,在勞務輸出的政策下,許多菲律賓人不得不背井離鄉在國外打工,並受到雇主不公正對待。弗洛爾的遭遇似乎成了眾多外出務工者的一個典型案例。

隨著競選程度白熱化,菲律賓反對黨等政客以弗洛爾為例,對外勞政策進行批評。

儘管,新加坡警方調查,通話記錄顯示黃家女傭當天沒有打電話給黃明強,並且是黃明強妻子報的警,所謂反轉真相漏洞百出,可是仍有很多菲律賓民眾相信女服務生維吉尼亞的說法。

菲律賓舉國上下開始了「拯救弗洛爾」遊行活動。民眾還對於菲律賓駐新加坡大使對國民遭受「不公平待遇」無動於衷的表現,表現出強烈憤怒。

弗洛爾的案件一審再審,拖到了1995年。菲律賓總統拉莫斯親自向新加坡總統王鼎昌要求特赦弗洛爾。由於新加坡方面仔細調查「認為(女服務生提供的)新證據是不真實的」,王鼎昌拒絕了這一請求。

菲律賓總統拉莫斯

1995年3月17日,弗洛爾在樟宜女子監獄被處以絞刑。行刑前,她的丈夫並沒有來探看,三個兒子來送最後一程。菲律賓媒體動情描述道「她(弗洛爾)已經屈服於命運,她努力堅強,並告訴三個兒子要彼此相愛」。

弗洛爾走了........

新加坡的判決激起了菲律賓民間極大震動。菲律賓民眾深信弗洛爾的清白,遷怒於新加坡政府,大家走上街頭焚燒新加坡的國旗,並且抵制一切新加坡出口的產品。

菲律賓的媒體也強烈譴責新加坡政府的做法,稱沒有進行人道主義的考量。

弗洛爾女兒接受媒體採訪,譴責新加坡政府所為

菲律賓揚言要與新加坡斷交, 殺人犯變國民英雄

菲律賓國內抵制新加坡的行動越來越激烈.......

3月22日,菲律賓政府因此召回駐新加坡的大使,並且決定 無限期推遲兩國軍事聯合演習,宣佈將弗洛爾立為國民英雄,並要求新加坡重新調查案件,如果弗洛爾是清白的,將 與新加坡斷交

新加坡政府隨即也召回了駐菲律賓的大使,兩國關係陷入了罕見的僵局。

3月26日,弗洛爾的遺體送回菲律賓,總統拉莫斯的妻子親自迎接。近萬名群眾對她進行緬懷。

大家送上鮮花,哀悼弗洛爾,以及為國外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千萬同胞而心痛。

無數人表示會捐款資助弗洛爾的子女,菲律賓政府也給出相應承諾。

有兩名之前默默無聞的菲傭在回家鄉後,聲稱知道事件真相,她們說弗洛爾是被冤枉的。黃勝強因兒子發病死亡,遷怒蒂拉,還毆打了她的頭部和胸部,造成死亡。

新加坡、菲律賓兩國關係越發緊張,甚至驚動了東盟與聯合國。兩個國際組織的官員齊齊發聲,呼籲兩國政府克制情緒,儘早解決這場外交危機。

派出協力廠商法醫 重新開棺驗屍

為了對新人證進行調查,新加坡政府重新派出法醫赴菲律賓,對黃家女傭遺體進行檢驗,結果顯示女傭頭部、胸部沒有遭重擊,是被繩索勒死的。

菲律賓政府表示對本次鑒定結果不信任,新加坡政府便同意請美國病理學家、中國法醫協力廠商介入進行鑒定,鑒定結果與原結果一致。

兩國關係,因新加坡積極配合協力廠商調查的行動而緩和,隨著大選的結束,也逐步恢復正常。

28年來, 人們沒有忘記弗洛爾

儘管弗洛爾事件已經過去28年,很多人卻依舊沒有忘記。

菲律賓的很多民眾相信,正如千萬個遭受不公待遇,在外務工的菲律賓人一樣,弗洛爾蒙受著不白之冤。

在弗洛爾的忌日,菲律賓的民眾自發組織上街遊行,借此呼籲政府繼續關注並解決菲律賓外出務工問題。

菲律賓藝術家甚至拍攝了以弗洛爾為原型的電影。

在電影中弗洛爾是一名被迫離鄉的可憐女子,她在新加坡遭遇陷害,坐牢期間丈夫外遇,她只有無奈讓子女們繼續堅強生活下去。

然而,牢獄之災並沒有離開這個家庭。2002年,弗洛爾的三個兒子在菲律賓的Barangay Sta. Isabel因販賣[毒·品]被捕,菲律賓法官宣判他們無期徒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