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名客工擠一間屋子 明明到了新加坡卻住進貧民窟

尼古拉斯·串红 2019/09/25 檢舉

出國工作,聽起來很風光?

但對於客工來說,事實並非如此,他們大多都為了賺更多錢養家,而飄洋過海謀生。有的為了省錢租「豬仔屋」居住,有的公司為了省錢而提供「豬仔屋」給他們住宿。因為互惠互利,即使住宿條件極差,這些客工大多不會吭聲。

住宿條件有多糟糕?

蟻粉看看下面照片自己感受一下。

(聯合晚報)

位於小印度的客工宿舍,三房式大小的宿舍住了超過40人。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有床、有燈、有地板,有煮飯的角落,頗像「高檔」的貧民窟。

客工們每人只有一個小床位,睡雙人床上鋪的,衣服就往頭上搭起的竹竿掛;睡下鋪的就在雙人床的支架上掛,其他家當就往床底塞。掛起來的衣服剛好充當了大家的「窗簾」,衣服背後就是僅有的「私人空間」。

乍看下房內沒有椅子桌子,看來客工在地板上煮好飯,就往床上一坐解決溫飽。

不難想像,40個人住在這個空間裡,排隊沖涼是一個問題,睡覺時頻頻聽到有人起身去夜尿,空氣中也會彌漫著男人味,還有震耳欲聾的鼻鼾聲,而且電源插座也會超負荷容易引發火患。

(聯合晚報)

這間位於芽籠的兩層樓單位的宿舍,按條規只能夠允許入住6人,但實際上卻住了近50名客工。

除了二樓是宿舍,屋頂竟然暗藏閣樓,住著其中的20名客工。想想看,客工每天都要爬這條又陡又窄的木梯才能回「房間」,20個人爬上爬下,屋裡應該會回蕩著咯滋咯滋的聲響(天花板能不能承重又是另一個問題)。

細心的蟻粉應該會注意到房子的牆壁年久失修,裡頭的水泥鋼筋都外露了。(聯合晚報)

閣樓利用木板隔出兩個房間,這間「劏房」更像是貧民窟。

(聯合晚報)

客工連個床位為都沒有,直接睡在地板上,更談不上隱私了。合適的掛衣服的地方更是奢侈,只要可以掛的位置(門上,牆壁上……)全掛滿衣服。

住了20人的閣樓幽暗悶熱,也只能打開房門睡覺,讓空氣稍微流通一點。

(聯合晚報)

住閣樓的他們,連挺直腰板走路的人權都沒有,只能彎曲著身體走到自己的床位上睡覺。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