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說:新加坡最愛「無中生有」

木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 2019/09/25 檢舉 我要評論

 

為了提升新聞工作者的「四力」,推進海南自貿區(港)建設,9月3日—12日,海南省新聞從業人員自由貿易港知識培訓班在新加坡舉辦。從建國初的貧窮落後到如今的世界競爭力最強經濟體,短短54年,新加坡鳳凰涅槃式的騰飛,留下了很多好經驗、好做法,值得海南學習借鑒。今起,本報刊發新加坡建設發展系列報導,敬請關注。‍

新加坡沒有一滴石油,卻是世界第三大煉油中心、第三大石油貿易中心以及亞洲石油產品定價中心;沒有廣闊的經濟腹地,卻是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沒有世界知名生物醫藥公司,卻發展成世界第五大生命科技製造中心、亞洲的藥劑製造中心。

奇跡不止如此,新加坡還是世界上最大的電腦硬碟驅動器製造基地、世界最大海洋鑽井平臺製造基地、碼頭集裝箱輸送量世界第二、世界第四大乙烯生產中心……

「它那麼小、那麼優雅,怎麼能造出那麼雄偉的東西來?看起來不合新加坡的身份。」新加坡的學者們不無自豪,在他們看來——

「無中生有」,早已深入新加坡的血脈。

開放創造奇跡

新加坡很小,面積約為海口的四分之一,總人口不到600萬;新加坡很大,大到聯通全球的天空,通達全球的海洋。

新加坡很窮,自然資源匱乏,連生存最基本的水,都要從鄰國購買,以至於開國總理李光耀「長期背負水源的壓力」;新加坡很富,人均GDP約6萬美元。

奇跡,為什麼出現在新加坡?很多看似不可能,為何在這裡成為可能?

中國銀行的高樓矗立在新加坡河畔,樓內的中新金融博覽館,默默回顧著世界金融中心的風雨滄桑。

「金融中心要有廣闊的經濟腹地,要離製造業中心近,但是新加坡不具備這些條件,卻發展成為世界金融中心。」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副教授顧清揚說,因為它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用杠杆撬動借助外力,彌補了上述劣勢。

自建國開始,新加坡就根據自身貿易港口的優勢,提出積極發展金融業,建設外匯離岸交易中心、亞洲美元市場,迅速從區域金融中心成長為全球金融中心。然而,新加坡並未止步,加強金融黏性服務,不光為客戶提供最理想的理財服務,還豐富產品供給,產品與產品之間相互補充,形成完整鏈條,提供了其他金融機構無法提供的服務,如此,成就了新加坡全球財富管理中心的地位。

在新加坡經濟發展局的施政理念中,辨識自己的比較優勢,在全球產業鏈中找准自己的定位,在一個開放的國際經濟環境中來選定戰略性產業發展。

新加坡的開放,顧清揚風趣地比作是「和最先進的夥伴結為親家」,在世界經濟體系中找到自己的最佳位置。

開設8個自由貿易區,對絕大部分商品免征關稅;和50多個國家和地區簽訂避免雙重徵稅協定,做全球最親商的經濟體;世界排名前25協力廠商物流公司中,有21家進駐新加坡;1.4萬多家跨國企業落戶……開放,讓新加坡經濟做到了「無中生有」。

調控之手有力

開放,並不意味可以盲目地「拿來主義」。

新加坡是成熟的市場經濟,可是始終有一隻大手,有力又巧妙地引導產業升級,調控經濟走向。而這只大手,打出的重拳就是國有經濟的國家隊——淡馬錫控股公司。

過去,很多企業主不看好環保公司,認為垃圾焚燒發電和汙水處理賺不了錢。然而,國家要做好環保,必須上馬項目。淡馬錫控股公司積極介入,發展垃圾焚燒發電和汙水處理,實現了盈利,引領社會企業紛紛跟進投資。就在此時,淡馬錫控股公司主動退出,以此激發市場活力,引導產業發展。

這樣的案例很多。新加坡集中國有資本,走出一條國有私營的國有資產快速增值的新路,引領產業升級的方向,帶動私人企業走向高增值產業。

因為高技術、高收益、潛力巨大,也為了改變國內不合理的產業結構,新加坡政府看中了生物醫藥業,不遺餘力引進國際頂級生物醫藥公司來投資建廠,並推行一整套綜合性政策體系,迅速推動生物醫藥產業發展。

「新加坡政府真的是敢想、敢做!」新加坡科技大學客座教授翟星鈞感慨。

從1960年代勞動密集型經濟,到1970年代技能密集型經濟,到1980年代資本密集型經濟,到1990年代技術密集型經濟,再到現今的知識經濟。每10年一次的經濟轉型,政府的政策創新起到了關鍵作用。

變無為有,從有到強,新加坡執政團隊高效精准的操作,讓新加坡始終站在時代的風口。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