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取消獎學金被迫放棄留學,黃家俊變身成為助人升學的天使

马上就好 2019/09/06 檢舉 我要評論

2016年,公共服務局(JPA)突然收緊獎學金,令到許多優秀生即使已被海外頂尖大學錄取,仍被迫放棄出國深造的機會。

黃家俊是當時受影響的學生之一,他原本已獲得外國多所知名大學錄取,卻因為政府改弦易轍而斷送了他出國留學的夢想。

因為有著切膚之痛,他後來在大學時期創立了ProjectEd這個非政府組織,旨在資助大學生完成學業,以及為準備上大學的學生提供升學輔導。顯然的,當初的噩夢沒有把他葬送,反而變成他照亮別人的契機。

黃家俊(22歲)多年前一度因為獎學金問題而失落不已,

如果上網搜尋黃家俊的個人資料,你可能會好奇這個人今年到底幾歲,怎麼一個大學生竟然經歷了那麼多事?

「來來來!我很喜歡講故事。」黃家俊初見面連椅子還沒坐熱,就滔滔不絕分享自己的故事。而他的故事也確實很曲折精彩,不難想像他當年去參加獎學金的面試時,為什麼會把面試官都弄哭了。

故事要從他兒時說起。他來自柔佛笨珍一個小康之家,小時候有一次老師問班上三十多個學生:「誰將來想要上大學」,他當時很想舉手卻又縮了回去,因為在他的成長環境,上大學不是一件尋常的事,「很多同學不知道怎樣上大學,也沒想過要上大學。」

跟同學不同,他從小就很想上大學,因為他知道如果要出人頭地就一定要用功讀書。而他確實也很爭氣,從UPSR到PMR,他都考獲全科A,SPM也有9個A+的佳績,獲政府主動提供獎學金。

根據政府最初開出的條件,他只需要在完成A Level大學預科課程及獲得世界最頂尖的50所大學錄取,政府便會繼續資助他到外國深造。可是大約半年後,政府改口表示,他唯有獲得世界前20的大學錄取,政府才會保送他出國。

雖然條件收緊,但他成功獲得倫敦帝國學院等名校錄取,所以照理說還是保住了獎學金。除了他之外,他班上許多同學也符合獎學金的條件,可是就在他們準備向公共服務局辦理手續的時候,卻登入不了公共服務局的網站,打電話打了兩個星期也沒人接,他們頓時知道情況不妙。

有個畫面他至今仍無法忘卻——那一天,他和全班同學及老師一起收看直播,緊張等待政府公佈財政預算案。當得知政府削減教育撥款時,「我們哭了,就連我的老師也哭了。」

那天之後有好一陣子,媒體上有許多關於優秀生申訴獎學金落空的報導。黃家俊當時主要扮演後援角色,跟同學們四處奔走突擊高官出席的場合,希望政府正視他們的心聲。他們當時一次又一次地把請願信交到高官手中,高官卻一次又一次地把信扔在地上。黃家俊說:「我覺得他丟的不是那張紙,而是我們的希望。」

眼看公共服務局的獎學金無望,他趕快打起精神,敲門詢問私人企業願不願意提供獎學金。然而,由於他的興趣是航空航太工程學,而這個科系在馬來西亞非常冷門,所以詢問的那些企業要不沒有回應,要不就是愛莫能助。

當時候,他考慮過乾脆在本地公立大學深造,結果卻是失望的,那3間有開辦航空航太工程課程的公立大學都回絕了他。他說:「我那時候就覺得很荒謬,倫敦帝國學院都錄取我了,為什麼你們要拒絕我?」

他的父母一度打算貸款讓他到英國升學,可是英國學費不便宜,對家裡會是很沉重的負擔。他忍痛放棄到倫敦帝國學院等名校升學的機會,一邊哭一邊回復大學的錄取通知,親手將希望撚熄。

ProjectEd成立快兩年,目前團隊的核心成員有的剛大學畢業,有的還是在籍大學生。(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ProjectEd除了在網上解答學生關於升學的疑問,也跟企業合作走入校園舉辦升學工作坊。(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ProjectEd除了在網上解答學生關於升學的疑問,也跟企業合作走入校園舉辦升學工作坊。(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路不轉人轉

在那之後有一段時間,他到父親任職的公司打工。有一天他看到廣告,得知吉隆坡將會有一場大型教育展,心想何不再給自己一次機會?於是,他父親開了5小時的車載他到吉隆坡,而他也在參觀教育展之後,決定就讀英國南安普頓大學馬來西亞分校,且獲大學提供獎學金。

不過,大學當時只答應提供一年獎學金,他因此做了最壞打算,之後3年如果沒有獎學金就退學。所幸入學不久後,國庫基金會開放獎學金讓學生申請,他便去試一試,但又不敢抱太高期望,因為國庫基金會沒說要航空航太工程系的學生。

那一次,他通過了所有的測驗,最後來到面試這一關的時候,他把在座的幾位面試官都弄哭了。他說:「其他人的面試都半個小時左右,我的面試卻長達一個多小時,其他人都好奇我為什麼在裡面待那麼久。」最後的結果是,他是歷年來第一位獲國庫基金會資助的航空航太工程系本科生。

每月捐45令吉助人上大學

這筆獎學金猶如一場及時雨,不但解決了學費問題,也足夠讓他生活無憂,甚至綽綽有餘。就在他展開新生活之際,剛好有一天他讀到一則新聞,指有幾位菲律賓學生匿名資助一位年輕人上大學,這新聞令他深受感動。

「我心想,如果我們這些獎學金得主,每個人給一點錢用來成立獎學金的話,那會是很棒的事。於是,我跟幾個朋友提議,不如每個人每個月貢獻45令吉。」

為什麼是45令吉?他解釋,45令吉等於每天平均1令吉50仙,這對獎學金得主來說不算大數目,他相信如果有很多人都願意貢獻這一點點綿力的話,一定能積少成多説明有需要的人。就這樣在他的號召之下,最初有二三十位學生答應每月貢獻45令吉。

去年,這群大學生成功資助3個人上大學。這3個人都很有故事,皆因為家境問題而差點無法繼續學業,所幸有這筆獎學金解決他們的燃眉之急。

黃家俊最初的想法是要幫助弱勢年輕人上大學,但是一段日子之後,他覺得單單募款並不能對社會起太大作用。因此,透過創立ProjectEd這個組織,他和團隊免費到學校舉辦升學工作坊,以及在網上提供升學輔導,解答學生關於怎樣選擇科系、怎樣申請大學和獎學金等疑問。截至今年8月初為止,估計已有五六百位學生參加過ProjectEd的升學工作坊。

當初創立ProjectEd的時候,很多人包括他的家人和好友都質疑這組織能不能長久。如今ProjectEd成立了快兩年,每月捐獻45令吉的人數從二三十人增加至五六十人,今年他們還打算將獎學金名額增加至5份,證明這組織不但沒有經營不下去,反而日益壯大。

「我要做一個改變世界的人」

ProjectEd最初的名字是「Knowledge is Free Foundation」。黃家俊一直都認為,知識是免費的,只可惜因為商業掛帥等因素而讓教育變得昂貴,以致於「Knowledge is Free, Education is Expensive」。

想當年他就讀A Level課程的時候,班上同學幾乎都是獎學金得主,大家感情本來很要好,卻因為政府大砍獎學金令關係生變,大家為了爭奪資源而把彼此當作了競爭對手。

說起往事雖然很遺憾,但是黃家俊不得不說,如果沒有政府大砍獎學金的這個事件,他不會做著目前在做的事,所以這事件對他而言還是有著正面的意義。

現時他正在放暑假,10月會回去英國完成大四的學業。按照國庫基金會當初的獎學金條件,他畢業後需履行合約,回國服務4年。

雖然未來四五年的人生似乎已被綁定,但他對未來還是有自己的一番盤算,希望繼續深造和從事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ment)方面的工作,推動更多社會企業一起讓世界變得更好。他未來走的路可能跟他當初想像的不太一樣,但人生本來就是一個不斷自我修正的過程,他覺得自己沒有乖離目標。

他說:「我從小到大都跟父母說,我要做一個改變世界的人,我覺得我有謹守目標。」

黃家俊從小就是高材生,SPM考獲9個A+和1個A。那年的SPM華文科,柔佛笨珍縣只有兩位學生考獲A+,他是其中一人。

對於這成績,他本身也感到很意外,因為中四和中五的時候,他的華文科成績向來只有C或B+。SPM能有如此佳績,他猜想關鍵在於作文。當年的題目是「成功的背後」,他用半文言文的文體去書寫。還記得考試那天,其他同學奮筆疾書寫了五六頁,他卻只寫了一頁半。事後他的補習老師也說他這樣一個寫法「很危險」,他心想「我應該是完蛋了!」

番外篇:你不考華文,誰考?

成績放榜那天,他很意外華文科考獲A+,反倒是他比較有把握的英文科卻只有A,心情五味雜陳。

問他當年報考SPM華文科,難道不擔心萬一成績欠佳會影響他申請獎學金的機會?他直爽表示:「我從來沒想過不考華文。」

小學念華校的他,覺得報考華文是理所當然的事。他說∶「‘你是華人、華文是你的根’這種話雖然聽起來很cliché(陳腔濫調),但這是真的,你不拿(考)誰拿(考)?」

主題:學 Unlearn | Relearn

日期:10月5日

時間:9AM-6PM

地點:吉隆坡馬華大廈三春禮堂

訂票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TEDxPetalingStreet/

黃家俊將是2019年TEDxPetaling Street的講者之一。其他講者包括社區藥劑師黃宏聖、優人神鼓音樂總監黃志群、極客(Smart Peep) 聯合創辦人林銘輝、馬華作家許裕全、大馬檳州青年發展部特別行政助理伍玥瑩、APEC中小企業工商論壇主席團成員符策勤、眼鏡食葉猴保育計畫主持人葉茹玲、藝術家陳鎰森、環西馬單車騎士鍾梓恩、時尚造型師顏永佳、春池玻璃董事長特助吳庭安、Motiofixo執行創意總監Fariz Hanapiah、舞蹈家馬金泉、社區營造者劉德全和建築師賴啟健。表演單位則有莊啟馨、共用空間。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