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穆斯林 樂「教」其中, 執教培風中學10年沒隔閡

木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 2019/09/27 檢舉 我要评论

班上的同學,與鄧老師相處愉快。

(麻六甲26日訊)鄧慧敏(Ainul Mardhiyyah)是一名教華文的老師,她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到培風中學當教師,一晃眼10年,這裡已成為她的第二個家;不同的宗教並未造成隔閡,她在生活中遇到的喜怒哀樂,這裡都有如同父母和如同手足的同事,與她一同分擔共用。

到鄧慧敏的家鄉,需飄洋過海。她生在沙巴,長於臺灣,兩個都是她的家。鄧慧敏的父親是馬來西亞人,母親是臺灣人。她1至3歲時住在沙巴,3歲後全家移民去臺灣,至12歲時,父親過世,13歲,她和妹妹被發現擁有雙重國籍,馬來西亞不承認雙重國籍,因此她倆隨伯父回到沙巴生活,並到沙巴獨中念書,在熱心華教人士資助下完成學業,媽媽則繼續留在台南。

大學時改教信奉伊斯蘭

35歲的鄧慧敏是一名穆斯林,很多人好奇她為何信奉伊斯蘭,是與馬來人結婚嗎?其實,她早在大學時,就已信奉伊斯蘭,當時她還單身。畢業後,回國並選擇到麻六甲定居,剛巧培風中學聘請教師,她去應徵,從此變成半個麻六甲人。

在這裡,她在一名通曉中文的巫裔朋友介紹下,認識了不會講中文的巫裔丈夫海卡(36歲),丈夫目前在礸油台工作,兩人目前育有一名5歲的兒子。

鄧慧敏表示,她的家人和親友,有華人、馬來人及卡達山人,有的信奉佛教、有的信奉基督教、有的是伊斯蘭,但這不是隔閡,每次家庭聚會或辦喜事,大家都能愉快地出席相聚。

「我有一名親友是傳道士,他家辦喜事時,我都到教堂觀禮。」

鄧慧敏在中國念大學,修讀中文系,在大學時期有一群信仰伊斯蘭的朋友圈,當時她就覺得伊斯蘭很和諧友善,在當地出入清真寺也沒有約束,而本身也認同伊斯蘭及可蘭經。

「因為來自單親家庭,我無法支付大學最後一年的學費,後來大馬駐中國領事館的一名巫裔官員幫我付費,我才能順利畢業。這名官員就像我的親人一樣,我結婚時,他也有出席;我生孩子時,他也有來探望。」

鄧慧敏老師在培風中學教華語。

曾因改教與妹妹爭吵

大學時期,她把改教的想法告訴媽媽時,媽媽請她花半年時間慎思,而妹妹則大力反對,姐妹倆因此還大吵。

鄧慧敏和妹妹本來是基督徒,雖然兩人因為此事大吵,但半年後她決定皈依伊斯蘭,血濃於水,姐妹倆最終還是和好如初。

鄧慧敏說,一般人認為皈依伊斯蘭就是背宗忘祖,失去自己的姓名及種族,但其實不是,皈依後依然可以用回本來的名字。

照常慶祝華裔佳節

她說,本身的家族中,就有兩名姑姑信奉伊斯蘭。但是節慶或掃墓時,大家依然會參與追思,只是沒有持香祭拜而已。

「我本身也一樣慶祝農曆新年,給孩子紅包,孩子滿一歲,我也煮紅雞蛋,中秋節我們也慶祝,冬至我也搓湯圓。」

為人妻後,她煮的是華人式的食物,家婆要她學煮咖喱和辣阿參,她始終無法掌握,倒是丈夫不挑剔,她煮什麼都吃,回到臺灣娘家,外食只要沒有豬肉,丈夫都能接受,不必特意找清真食物。

與培風同事像家人一樣 

鄧慧敏說,大學時隨朋友到麻六甲旅行,初到此地感覺如踏故土,覺得麻六甲像極她成長的台南,民情純樸和諧。結束旅行後,她飛回中國把一切打點好後,就來到了麻六甲,決定在這裡啟動人生新篇章。

她說,初到培風報到,人生地不熟,心裡是害怕的,但教職員的友善及關愛,讓她很快地融入這個環境,並且非常喜歡這所學校,因為大家就像家人般相處。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