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祖丁:毫無意義的國慶日

尼古拉斯·串红 2019/08/30 檢舉

我為大馬人、馬來人以及那些在學術、宗教和政治機構掌權者,寫了21年的想法、批評和建議,我再也沒有什麼想說了。大馬正邁向一個毀滅的道路,而馬來穆斯林是拖垮此事的人。我已經說過並提出了很多其他方式,但我已經無法提供更多的意見。這是我寫過的最難以下筆的文章,我作為學者的職業生涯中,第一次想要致電星洲日報以推掉這份請求。我看到這個國家沒有希望了。馬來人最終將摧毀自己和其他人。大馬唯一的希望在沙巴和砂拉越。如果他們放棄了夥伴關係,那麼大馬的想法只是一個笑話。如果我年輕30歲,我會把我的家人帶離這個國家並安置在其他國家或至少鄰近的新加坡以及沙巴和砂拉越。至少那裡還可以喝到拉茶。

宗教司說的話聽起來像一個可怕的電影情節中的流氓且不受其同僚的控制,馬來人將繼續以這種方式接受教育。資深的馬來政治人物和商人繼續掌握著這個國家的命運,舊大馬剛剛動過心臟繞道手術獲得了新生命。學者仍在算著他們的H指數和SCOPUS資料庫的論文,這些學術機構將繼續成為與社會和政治發展無關的實體,從納稅人的錢和他們良好的自我感覺中獲得養分。捍衛馬來人的宗教、學術和政治,將讓國家陷入無意識狀態。

我的編輯想知道,還可以改變什麼?好吧,我不再有任何想法,除了說……拯救你和你的家人以渡過難關,綁緊腰帶並策略性地將孩子送往國外。我現在開始認真地考慮將我的兩名孩子送往國外。大馬沒有任何東西值得有尊嚴的人留下。當一名對印度人的歷史知之甚少的宗教司可以做出如此簡單和種族主義的言論,並在沒有獲得其同僚的譴責或提醒的情況下無事脫身,那麼這個遊戲已經結束了。當他呼籲努力工作和敬業的華人教育組織違法並罔顧他們60年的貢獻,還談什麼尊嚴?更糟糕的是,當這名宗教資本主義的代理人來到這個國家,不僅侮辱了其他宗教,還包括我們幾代人的社群的存在,部長們與他吃著晚餐臉上掛著笑容的照片,這真的很糟糕。然後有一個以伊斯蘭為名的政黨不斷向追隨者灌輸伊斯蘭情誼比公民更重要,而那些反對傳教士的人是伊斯蘭的敵人,然後警察靜靜地坐在一旁沒有任何反應,還有什麼好說的?

我訓練自己成為專家,對我所知的每一件事情制定成敗。我也可以專業地預測別人所做的事情的成敗。我可以肯定地說大馬是一個失敗者。它在2018年5月9日之前慘敗,它在僅僅過了一年之後又再次面臨更糟的落敗。起初,這失敗是馬來選民不願意改變造成的。然後,兩個聲名狼藉的馬來政黨的聯姻加劇了這種失敗。現在,最小和最不具意識形態的政黨完全背叛了人們的信任,而這個政黨的首領正在策劃一出20世紀90年代的複出秀。

除非出現奇跡,否則大馬將在三種類型的國家中,成為第一個被列入「第四世界「的國家。我們將無處可走,成了「無」,我們被經濟、教育、宗教的舊關聯困住了,也不尊重其他人和國家。當有一天,穆斯林被拒絕踏入世界上大多數國家,就像他們喜歡的講師一樣,就像馬來言語所說的:已經跌倒了還遇到樓梯(禍不單行)或已經跌倒了才後知後覺,將會成為嚴峻的現實。

什麼是可能重燃大馬的奇跡?只有三件事。首先,通過奇跡般的衝擊,公民社會和其他現有政黨進行重整,並推出70名獨立候選人以推翻希盟的候選人,並與沙巴和砂拉越有尊嚴的政黨結合,然後就可能有機會。找到70名有誠信且致力於國家建設的各族候選人有多難?他們的名字已經在我的電腦記錄名單中。公民社會、優秀及具備國家意識的非政府組織可以與在上屆選舉中失去支持的老牌政黨的草根基層一起合作。當第15屆大選越來越靠近時,希盟委任的公民社會領袖必須回到他們原來的崗位。

第二個奇跡是讓10萬名或更多馬來孩子考取統考,我們必須持續追蹤這些孩子並給予他們支援,以讓他們從持有古老偏見和來自公立學校的穆斯林和馬來人手中拯救我們的國家。這就是為什麼馬來政黨貶低統考,因為新馬來人掌握三語並能夠與中國和西方世界聯繫,他們將根據他們在獨中時與其他社群互動的經驗來重新制定新的國家建設。不管希盟政府承認與否,我都認為統考是唯一可以拯救這個國家的因素。被大部分自己種族的人拒絕的孩子將復興大馬的概念,因此,我們必須確保統考的生存和發展。那些在國際學校接受國際課程教育的孩子,將成為治癒國家的另一股力量,他們也必須獲得保護和推廣,以讓家長有能力負擔得起。就讓公立學校深陷在他們的問題之中。

第三個奇跡是私立高等教育機構。這些機構已經通過了經濟挑戰,現在可以通過混合的學術組織來引領國家,以取代以種族為中心及與學術界無關的公立大學。如果這些私立大學能夠醒悟並以正確的思維方式和想法來滿足年輕馬來人的思想,那麼未來將由他們主導。私立大學必須擺脫賺錢的心態並表明他們可以取代公立大學及自成一格。私立大學的學者可以成立自己的教授理事會,並制定真正有影響力的研究和策略以推動大馬未來的50年,並將學生的才能用於研究和連接世界的行業之中。未來的行業將不受地理限制,並且不需要像馬來市議會這樣的組織來批准新建工程。新的「工廠」在網路空間裡並可以離岸操作。各國將與這些沒有表現出任何種族和宗教優越感的學生一起工作並避開那些有優越感的人。世界屬於私人企業,因為政府因舊政治而無法改變。

第四個奇跡是私人公司和企業在不受地理限制的世界中彙集資源,以提供財務和基礎設施資源,以幫助思路清晰和努力工作的畢業生和年輕技術人才擺脫任何政府的「要求」。同樣的,政府不控制網路空間和離岸交易。大馬人將在世界各地工作、生活、玩樂和進行膜拜,同時仍然紮根于「祖國」。

這個國慶日對於我國來說是一個毫無意義的國慶日,因為它陷入了舊政治思維中。但是,對於所有大馬人來說,這個國慶日是一個新的國慶日,他們熱愛這個對彼此信仰和文化深深尊重並互相合作以實現共用繁榮的想法。我們需要的國慶日是擺脫舊的遊戲規則並邁向新的全球化遊戲規則,以讓我們從90年代的枷鎖中獲得解脫。為了拯救大馬,我們的孩子必須「離開現在的大馬」並擁抱未來的大馬,這個大馬將跨越全球但同時根植于我們傳統信仰和文化之中。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