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越是更多提到馬來人的困境、越是想援助馬來人,就只會使馬來人泥足深陷

尼古拉斯·串红 2019/09/09 檢舉

馬哈迪在其部落格大談馬來人的困境。他提到馬來人身為國家最大的群體,仍然是貧窮和缺乏競爭力的。

為何會出現如此現象?馬哈迪指是因為馬來人拒絕工作,失去了提升自身經濟地位的機會。因此,他為馬來人感到痛心,也呼籲他們要積極地改變自己的命運。這些話說得很好,也說得很正確。但筆者希望國家領袖的發言,不要繼續焦聚於類似的內容。

馬哈迪談馬來人的困境,明年將進入「第50周年紀念」。其1970所出版的《馬來人的困境》,所提到的便是我們今天耳熟能詳的論述。

何謂馬來人的困境?按照馬哈迪的說法,那困境便是馬來人應該接受政府的援助。書中提到馬來人是華族「經濟霸權」的弱勢群體。若是沒有政府的幫助,馬來人無法自力更生。因此,此書成為了馬哈迪任內推行土著優先政策的思想基礎。

表面上看,敦馬奚落馬來人不思進取,似乎表達了我們只敢想不敢說的話。實際上,馬哈迪經常是以類似的說辭來合理化其馬來人優先的政策。從近來的大學預科班固打制,到倡議上市公司恢復30%的土著股權來看,敦馬的立場是始終如一地支持援助馬來人。

筆者要慎重的強調,對馬來友族並沒有任何惡意,也認為他們按照憲法可享有某些特權;想要表達的觀點是,政府若是有心説明馬來人,真的需要重新檢視土著優先政策的利與弊。

土著優先政策的效果為何?筆者無須多說,大家有目共睹。問題是,馬哈迪是否有意識到,土著優先政策可能是導致馬來人陷入困境的一大原因?身為旁觀者的我們看得很清楚。拐杖政策只會產生過度依賴政府的群體。一個從小得寵的孩子,是不會懂得付出努力來爭取想要的成果。反之,他們會認為得到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

長達半世紀的土著議程,不單減少了馬來人的鬥志,在某個程度上也在打擊他們的尊嚴。因此,政府在維持馬來人法定特權的同時,也應該要研究如何用其他方式來改善馬來人的生活。答案其實很簡單,有競爭,就有進步。馬來人無論在課堂上、工作上、生意上,都必須勇於與他族競爭,才會開出一條「血路」。

只要政府繼續保護馬來人,他們就無法蛻變成為有競爭力的群體。可惜的是,敦馬似乎看不清這個道理又或者他認為這是土團崛起的唯一籌碼。敦馬的再次拜相,打亂了希盟原先新馬來西亞的路線。希盟若無法遏制敦馬的老舊思維,就無法拋開大馬舊有的政治和經濟格局。

值得一提的是,安華近來表現出全民領袖的風范,這有助於抵抗敦馬的拐杖思維。我們不曉得安華是否真的具有改革的魄力,或只是想借此撈取政治資本。但無論如何,只要他秉持以中間路線為進路,那就是大馬往前邁進的福音。

馬來人的困境是一個悖論(paradox)。政府越是更多提到馬來人的困境、越是想援助馬來人,就只會使馬來人泥足深陷。唯有拋棄舊有的思維,並製造更多跨越種族、平等的競爭機會,才會對馬來人乃至全國人民帶來長遠的好處。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