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要用拐杖多久?」 拉姐:不能再把「土著」當護照

尼古拉斯·串红 2019/08/30 檢舉

(吉隆坡29日訊)「我們要用拐杖多久?」

貿工部前部長丹斯里拉菲達認為,土著特權是國家獨立初期的產物,幫助當時落後的土著,如今每個人都享有受教育和醫療的機會,土著不能再把「土著」當作一個護照,繼續享受特權。

針對目前高度爭論的問題,包括土著特權,以及有些人擔心他們會失去這些特權一事,她說,國家獨立後,政府正在研究如何協助落後的土著,他們缺乏基本設施,例如學校等。

「那時候政府幫助和提升土著。是的,當然,我們應該説明那些有需要的人,不僅僅是土著,而是馬來西亞人,不分種族。」

但她說,如今每個人都可以獲得教育和醫療保健等,就不應該再將「土著」當成一個護照,要享受各種特權。

「這就像使用拐杖一樣。我們要用拐杖多久?」

拉菲達接受《新海峽時報》專訪時認為,國人沒有必要再談論過去60年的問題,因為這些都是超重的行李,相反的應該繼續前進,談談當前面臨的問題。

她指出,新經濟政策是1969年5月13日騷亂之後制定的,通過擴大經濟蛋糕來增加馬來西亞人的財富分配。然而,這不是一個不可改變的永久性政策,像《古蘭經》般,無法改變。

她說,這也關係到當時如何向人民說明此事。當他們在擬定新經濟策時,馬華領袖不同意,所以她向後者作出解釋。

「土著擁有1.2%,而你(華人)擁有40%,其餘由外國人持有,你必須讓經濟增長,但我們沒有拿走你的40%。我們希望將土著對公司的所有權增加到30%,甚至不能立即實現,而是延長30年。今天,土著已擁有30%的財富。」

拉菲達說,如今每當她讀到成功故事時,若知道他們是馬來西亞人時,她會感到自豪,因為她以馬來西亞為先。」

「然後,當我知道他們是土著時,感覺真的很好,並有一種自豪感,知道我們的人民是成功的。」

貿工部前部長丹斯里拉菲達

「當我死去時 要保持‘乾淨’記錄」

拉菲達說,當她死去時,要保持「乾淨」記錄,至於她個人的罪孽,無需別人爭辯。

「那些人,當他們在評論我時,他們是不是真的瞭解我?存有惡意的人,對他們來說似乎什麼都不對。」

拉菲達接受《新海峽時報》專訪,談及她如何看待批評,尤其是今日的社交媒體可以輕易評論各種人和事物時,她說,她是一個態度認真的人,她說話都是發自內心。

「我的良知很清楚,我不需要貪污。我擁有的已綽綽有餘。就好好工作吧,那是我的人生態度。」

她說,人們可以說出對她的要求,但不要打擾她。如果他們說錯了,他們就會承擔後果並面對上蒼的報應。

「當我死時,我要有‘乾淨’記錄,至於她個人的罪孽,無需別人爭辯。」

30%女性決策權政策 只是無稽之談

拉菲達認為,當每個人都明白通過績效和表現來決定擢升機會時,30%女性決策權政策,都只是無稽之談。

針對女性在職場中無法升遷到高階管理階層的情況時,拉菲達說,她相信公平待遇。 這意味人們不會基於他們的膚色或性別受到不同待遇。例如貧窮是超越種族的,因此應該幫助弱勢群體,而不是因為他們是馬來人、華人或印度人。

「當你談到女權時,你究竟想要什麼?當然,如果一個雇主限制員工的升遷,只因為她要結婚 ,更說: 「哦,你會懷孕且會生孩子,那麼你將無法表現」 ,這種說法是不公平的。

「當每個人都明白這一點時,就不存在性別問題。 這30%的配額也是無稽之談。」

應以績效評分 最高職位應留給表現最好的人

拉菲達說,人們應該以績效來評分,最高職位應該留給表現最好的人,而不是認識某人或知道如何說甜言蜜語的人。

至於有人說過去的公共服務領域存在阿諛奉承的文化,拉菲達說:「不是過去,現在仍然這樣,並且影響政府行政。」

她說,過去當有人對她阿諛奉承時,她會要求對方停止,甚至對他改觀。

「那些離我很近的人不必這樣做。他們知道我是誰。」

感歎國人正失去凝聚力

拉菲達認為國人正失去凝聚力,因為當中會有一、兩個人沒有人性,只會想到自己,而不是馬來西亞人。

「我們是62歲(的國家)。當我們獲得獨立時,我才14歲,我經歷當時發生的一切。當我說這些事時,它不是課本裡的事,因為我當時就在那裡。」

她說,她堅持80對20的原則。若是有80%的人同意我們正在做的事,就已經夠好了。

「我只談論我有知識和經驗的事情。即使我在國外發表演講,我也只是根據我的經驗和馬來西亞的情況發表講話,這種方式不會冒犯別人。」

「我不應該告訴別人如何管理他們的國家,就像我們不需要外人來告訴我們如何管理國家。」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