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收養印裔童為義子.異族兄弟攜手護家業

马上就好 2019/08/30 檢舉 我要評論

毫無交集的劉福祥(右)與拉梅什,因為父親40年前的一個決定,讓他們成為異族兄弟,並一起為家族生意打拼、一起守護家業。

(新山29日訊)生活原本毫無交集的雜貨店華裔東主的4名孩子與菜園印裔女工的幼子,因為雜貨店東主40年前的一個決定而成為異族兄弟姐妹,兄弟3人更一起攜手為家族生意打拼、一起守護家業。

當年僅9歲的拉梅什,獲雜貨店東主劉錦漳收養為義子,並在進入劉家後,依據年齡排在大哥福祥、二姐美珠、三姐美珍的後面,成為家中「第四個」孩子,下還有一名弟弟福祺。

雖然,劉家4兄弟姐妹與拉梅什毫無血緣關係,可是他們的感情像其他家庭的兄弟一樣牢固,不因膚色不同而產生距離,拉梅什也是劉家不可或缺的一分子。

劉福祥(60歲)對《星洲日報》表示,40年前的拉梅什年僅9歲,他每天隨母親到新山甘拔士一個菜園種菜,並經菜園園主介紹認識了父親。

他說,當時園主不忍年紀小小的拉梅什隨母親種菜,於是詢問開設雜貨店的父親是否願意聘請拉梅什當幫手;父親征得拉梅什母親同意後,就安排拉梅什到店裡幫忙,並住在家裡和他們一起生活。

拉梅什(49歲)說,其生父在他出世前便因一場意外離世,他在家中排行最小,上有2兄、2姐,家裡十分窮,也沒上學,只能隨母親種菜,一直遇到義父才改變他的人生。

劉福祥:為何父親要認養義子?為何認養的義子不是別人而是拉梅什?這一切似乎冥冥中已註定。

拉梅什:每當有人問起義父我的膚色問題,義父都會笑答我出世時停電,所以長得黑黑的。

義父安排華小上課

他表示,義父在他進入劉家後不到半年曾安排他到華小上課,但是他生性害羞,加上當時不會說華語,覺得一人在校很寂寞,所以婉拒了義父的好意,全心在雜貨店幫忙。

他說:「我母親1年後發生車禍離世,我當時請假回家奔喪。義父有來探望我,當時姐姐問我要跟她生活,還是跟老闆,我選擇了老闆。」

他後來知道在劉家打工時,母親曾二度探望他,不過他當時出外賣雜貨;母親也拜託義父收養他當義子。

在母親的喪禮後,劉錦漳就把拉梅什看作自己的兒子,並向其他孩子表示他是乾兒子,要好好與他相處,除了不可以「欺負」他之外,對外人介紹時也如此稱呼。

因為皮膚黝黑,劉錦漳和孩子都稱拉梅什為「阿烏」,拉梅什也不以為意。

他說:「我以前和義父出外送貨時,義父都會向大家介紹我是他的乾兒子。有次,一名餐館老闆問義父,為何你的乾兒子長得黑黑的,義父沒有生氣,反而說是因為我出生時沒有電,所以就長得黑黑的。」

「我在劉家一直稱呼義父和義母為‘安哥’、‘安娣’,直到我結婚當天向義父和義母敬茶時,義父要我改口稱他為爸爸,稱義母為媽媽。」

學潮州話與兄弟姐妹溝通

拉梅什進入劉家最初以馬來文和義父、義母溝通,至於其他兄弟姐妹年紀還小,馬來文並不好,但是他後來學會潮州話後,就能與兄弟姐妹溝通自如。

他說:「我大概用了1年學會潮州話,約3年才學會華語。因為家裡講潮州話,所以很快學會,華語則是在做生意時,頻頻與華裔顧客接觸才學會。」

劉福祥說,他忘了當時怎樣和拉梅什溝通,應該是指手劃腳吧,雖然如此,他們沒有隔閡,把對方當作自己的兄弟。

他說:「兄弟之間的爭吵難免,尤其是玩耍的時候,何況當時年紀小。但是,我們吵後很快便重歸於好,沒有放在心裡。」

如今,劉家已進入第三代,拉梅什也自組家庭並搬了出來,可是他的孩子與其他堂兄弟姐妹都能玩在一起,像第二代般不分你我。

拉梅什說,凡是母親節、中秋節等節日聚餐,尤其是除夕的團圓飯,大家都會出席。

劉家在1981年結束雜貨店,改而從事醬料生意,如今醬料工廠也由劉福祥、拉梅什和劉福祺打理,兄弟一起攜手打拼。

劉福祥表示,拉梅什在醬料工廠的工作不少,他除了每天先到工廠開門、晚上鎖門,還得負責醬油的處理工作,如裝瓶、調和等。

劉錦漳(站者右一)在拉梅什的婚宴上向親家敬酒。坐者右起是拉梅什和妻子。

義父拿3萬籌辦拉梅什婚禮

劉錦漳於2011年病逝,他在世時對所有孩子一視同仁,孩子該有的從來不少拉梅什一份;拉梅什籌辦婚禮時,他也拿出3萬令吉來籌辦。

拉梅什小時候身體虛弱,常常生病,劉錦漳的妻子林蓮妹也每星期熬煮中藥給他強身。

對於父親當年認養拉梅什為義子的決定,劉福祥說,雖然父親從未提起有關決定,不過他認為這是他們的緣分。

他說:「為何父親要認養義子?為何認養的義子不是別人而是拉梅什?這一切似乎冥冥中已註定。」

婚後搬離家被義父罵

拉梅什表示,他婚後仍住在義父的家,可是自有了第三個孩子後,他覺得要自組小家庭,要搬離義父家,可是不敢向義父開口,因為一定會挨駡。

他說:「我在新山武吉英達花園買了房子,一直不敢給義父知道,然後我趁義父去中國旅行時搬家。」

「義父旅行回來知道後,當然是臭駡我一頓,問我為何搬出去。不過,他很快就氣消,我都是在廠裡工作,而且回義父家吃晚餐,他每天都能見到我。」

拉梅什說,他在義父離世時非常難過也很不適應,每次回到義父家都會感覺少了些什麼。

他說:「以前義父回到家,就會問‘我的乾兒子在哪裡’。義父很喜歡園藝,也喜歡經常更換花盆的位置,他最愛叫我幫忙搬動花盆,我也樂於出力幫他。」

拉梅什(左)小時候與大哥劉福祥、二姐劉美珠一起用餐。

拉梅什的孩子與其他堂兄弟姐妹都能玩在一起,不分你我。

劉錦漳(左二)一家一起用餐,沒有誰丟下誰的問題。左一是拉梅什。

儘管沒有血緣關係,劉福祥(右)及其他弟妹都視拉梅什為親手足,是家裡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劉錦漳(左)40年前認養拉梅什為義子,從此改變義子的人生。右是林蓮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