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人」到「新加坡人」,我們都經歷了什麼?

尼古拉斯·串红 2019/09/17 檢舉

六七十年前,你走在新加坡大街上,隨便逮住個華人問:「你是什麼人」,大概每個都說「我是中國人」「我是唐山人」(編者注:在當時語境中,「唐山」即是「中國」,並非河北唐山)等等。

反正不會有一個說「我是新加坡人」。

 

但現在,你走在新加坡大街上,隨便逮住個土生土長的,60歲以下的華人問「你是什麼人」,大概每個都會說「我是新加坡人」。

 

也有可能說「我是華人」「我是唐人」。

反正不會有一個說「我是中國人」「我是唐山人」。

為什麼?

 

現代新加坡起源於1819年。

那一年,萊佛士開埠,把石叻坡(新加坡)開闢為自由港,於1826年與檳榔嶼(今檳城)、麻六甲組成海峽殖民地,亦稱「叻嶼呷」,並於1832年把海峽殖民地首府從麻六甲遷到新加坡。

 

(海峽殖民地鈔票,稱為「叻嶼呷國庫銀票」,俗稱「叻幣」,流通時間為1826至1939年。)

19世紀中葉到上世紀中葉,英國、荷蘭政府對南洋諸埠精心經營,膠錫等產業帶動本地區經濟繁榮發展,加上政治穩定,治安相對良好,吸引了大批華人、印度人、武起士人、亞美尼亞人、阿拉伯人、猶太人、歐洲人遷徙、經商、務工,有些人最終定居下來。但無論如何,他們心系的仍然是遙遠的祖國,到南洋謀生不過權宜之計,落葉終究要歸根,而非落地生根。

其中當然也有少數例外,例如峇峇娘惹(亦稱土生華人、僑生華人、海峽華人),他們有些自永樂年間便南下,早已在南洋繁衍了幾代人。

到了英殖民時代,英國政府認可峇峇娘惹具有英國國籍,而《北京條約》之後南來的華人稱為「新客」,他們是中國的僑民,並不是英國子民。

一些富裕並具有較高社會地位的海峽華人自詡為「皇家華人」(King's Chinese),有別于其他華人,他們崇尚英式生活,不但在政治上效忠英國,在文化上也認同英國。

這是普遍現象,但也有例外,林文慶(Lim Boon Keng,1869-1957年)和宋旺相(Song Ong Siang,1871-1941年)同為海峽華人,宋旺相只愛新加坡和英國,但林文慶心裡既有星洲也有鷺島(廈門),既有英國也有中國。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