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祖丁:敦馬,馬來人尊嚴的救贖者

尼古拉斯·串红 2019/10/09 檢舉

上周日,敦馬哈迪挽救了大馬的靈魂和概念,並贖回了幾乎滅絕的馬來人尊嚴。馬來人尊嚴大會是由4所公立大學舉辦的,馬來教授和大學生在會上進行了一系列冒犯和侮辱大馬人的言論,並以各種誹謗和毫無根據的懷疑論來指責非馬來人。我從未見過和聽過有像當天在沙亞南那樣如此沒有尊嚴的學者。我是第一次親眼見證這群極端主義學者。這些人希望敦馬成為他們的「英雄」以促進他們廉價的種族主義議程,但我們的首相卻站在那裡長達51分鐘,批評這些馬來人懶惰,沒有利用機會,只知道花錢而不是將錢當成資本。如果這是一場拳擊比賽,該大會的領袖已經被人「打趴」倒地了。

在本文中,我想評論敦馬的言論,我還想回應希望聯盟政治領袖批評敦馬說的話,「外人」和「應該接受他們也是人民」很不中聽。最後我想提醒學者和本地大學,不要為了個人利益而玩弄學術和人民。

無恥的教授和校長發表如同土權或大馬穆斯林陣線(I[S.M]A)的極端分子和捍衛穆斯林社群運動組織(UNMAH)的短視者一樣的言論。如果是大學生這麼說,我可以原諒他們。他們的思想不成熟。看著這群為師者是如何丟臉。人民如何能夠原諒這群資深教授和大學管理人員無恥地站在那裡侮辱和批評我們的華人、印度人、卡達山人和其他族群同胞呢?這些學者怎麼會不忍心責怪馬來人本身的貪污和濫權,卻把馬來人的命運怪罪在其他人身上?這4所公立大學應該為在上周日丟掉了學術界的尊嚴而負責。學者沒有尊嚴。大馬公民就會失去尊嚴。而馬來人的尊嚴肯定被他們搞到陷入困境。

敦馬反復質疑為什麼馬來人不願意從事「骯髒」和「危險」的工作。其他人可以,為什麼馬來人不要做?他去餐廳,其他人可以幾個小時在那裡工作但馬來人不能。其他人可以在建築工地工作但沒有一個馬來人願意做。在日本,日本人也會從事這些工作。為什麼馬來人不能?然後,敦馬提起政府已經給了很多機會給馬來人。提供資金,資金卻用來購買豪華房車和豪宅。提供合約,合約卻轉手賣給其他人以賺快錢。快錢來得快也去得快。政府提供培訓和課程,馬來人不願參與。要合約卻轉賣合約……這是賺快錢的工作文化。難怪很多馬來人被快速致富這樣的計畫所騙。

有一次我看到敦馬幾乎含淚訴說馬來人的命運。他看起來為本身族群的命運感到難過。所有這些言論都在直接批評馬來人,同時又提出勸告和建議。我笑著看著這群極端學者在聽取他們「英雄」演講時驚慌失措的面孔。我不在乎政治人物說出極端的言論,因為這是他們的工作和資本。但這是我第一次聽到4所公共教育學府,馬大、瑪拉工藝大學、蘇丹依德利斯教育大學和博特拉大學如此典當了學術界的尊嚴。我從未想像過的是,我會在上周日這場歷史性大會上看到如此噁心的大學學者文化。

現在,我想回應來自公民社會和希望聯盟政治領袖的批評。我不同意他們批評敦馬使用「外人」的字眼。我也不同意他們批評敦馬侮辱大馬人,因為他說了「喜歡或不喜歡,我們必須接受外人成為我們的公民」。對我來說,敦馬使用這個詞彙和句子,是因為他在所使用的歷史背景下,其他種族確實是從外地來的「外人」,而馬來人確實「被迫「接受他們成為公民。其次,我認為敦馬使用這個極端學者也使用的詞彙是用來詮釋歷史的,而不是像早前其他演講者使用來詮釋民族主義的。

最後,說白了,我想說我其實非常失望和害怕聽到敦馬在那天的演講。讓我失望的是,我已經認識了32年的學者為了狹隘的政治和個人利益而如此墮落。我害怕的是,如果敦馬的演講回應了這群極端學者,當天就是「大馬」來到終結的一天。我很驚訝及佩服敦馬選擇真心誠意地說出真話,而不是趁著上周日的機會,來爭取來自所有馬來人政黨和非政府組織的支援。所有人都知道,土團党需要得到巫統和伊斯蘭党的馬來人的支持。但是敦馬是大馬人,不是狹隘的種族主義者。敦馬的馬來人,是大膽和開放的馬來人。極度馬來學者是狹隘和沒有「大馬人」尊嚴的馬來人。

上周日,馬來人尊嚴大會,通過敦馬的演講,取回了大馬馬來人的尊嚴,並阻止了馬來種族主義的滋生。願上蒼讓敦馬長命一點,讓他能夠繼續管理大馬,並成為馬來人進步和開明的榜樣。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