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國寶」陳潔儀,怎麼去做公關了?

马上就好 2019/09/27 檢舉 我要評論

2015年初《我是歌手》第三季中的一首《心動》將陳潔儀帶到了廣大中國觀眾的視野,成為陳潔儀出道20年在內地綜藝螢屏的首秀曲。

陳潔儀的再現,對當時知道她名字的人來說,是一種「有多久沒見你」的欣喜;

陳潔儀的淘汰,對當時不知道她名字的人而言,是一種「來不及從頭喜歡你」的惋惜。

全新的演繹,乾淨的鋼琴伴奏,乾淨的聲音,那種默默把對方放在心裡的卑微,在當時激起了多少聽眾內心深處的漣漪!

縱觀陳潔儀的作品,幾乎沒有哪一首歌是飆的很高音的,都是在平淡的歌詞和沉穩的歌聲中給人以無限的感動。

在舞臺上的每一次綻放,都宛如音樂劇般令人心動。

選擇適合,而不迎合。

2015年的「歌手」之旅,對暌違舞臺已久陳潔儀來說,是一次返璞歸真的洗禮,是對自我的一次顛覆。

然而在《我是歌手》第三季的宣傳片裡,她曾幾度拒絕,誤以為此節目是拿來競賽的,最後導演親顧茅廬才讓陳潔儀對此有了新的認識。

音樂不是用來比賽的,這也源於她的家庭教育。

常常念叨「人比人,比死人」的爸媽從不提別人家的孩子。

不爭不搶,從一而終。

直到如今,她還是會經常把「我不適合做藝人」掛在口中,她愛表現自己的才藝,但希望對私人生活保持盡可能的低調。

有多少人喜歡你,就會有多少人討厭你。

《我是歌手》雖然讓她走進了內地觀眾的視線,但也難以逃掉諸多鍵盤俠的攻擊。

甚至有想借機炒紅自己的不知名「樂評人」跳出來,污蔑電視播出是修音作品,實則為全場走音。

面對質疑時陳潔儀零回應,幸好有當時與她一起參賽的好友張學友力證其音準無問題,反質疑所謂「樂評人」的資歷。

不走流量,不愛解釋,只用歌聲說話,她可能真的不適合做藝人。

不喜歡迎合,更願意選擇適合自己,倒比較適合走音樂藝術家的路線。

曾經年少的她也曾為了出道而退學。

退學出道,陳潔儀是「音樂爆發式」發展。

1993年,還是大學生的她被選中在英國女王面前獻唱,一首《I'd give my life for you》讓海蝶音樂的老闆徐環良找上了她,退學出道,這是足以改變人生的大膽決定。

當時陳潔儀的母親一度反對,在陳母眼中,演藝圈幾乎等同於風塵場。

陳潔儀也氣壞了,母女冷戰了整整兩天。

最後,幸得許環良親自上陣解圍,恭恭敬敬來敲家門。

用陳潔儀的話說,許環良本就長了一張笑容滿面、容易讓人信任的臉,再誠懇地解釋一番,陳母態度軟化了不少,終於應允。

但這段冷戰在陳潔儀心裡種下嚴苛的種子,也是一種暗自的較勁:潔身自好,堅決不讓母親的偏見得逞。

慢慢長大,陳潔儀似乎越來越像母親了。

「嚴格」也成了她的處事法則,有時甚至是魔咒。

太合音樂企劃總監李麗蘭說:

超乎常人的自製力加上得天獨厚的天賦,使得她90年代在臺灣歌壇的唱片銷量和獲獎情況都成績傲人。

陳潔儀之於新加坡非常特殊。

她是第一位代表新加坡闖出國門,紅遍港澳臺,名震東南亞的歌手,可惜沒來過內地,因為大部隊來內地的時候她已經淡出。

93年一出道就在臺灣一炮而紅,習慣了膜拜港臺天王天后的新加坡人,看到自己的歌手揚名海外自然視她為新加坡之光。

97年的時候又因為和張學友、林憶蓮合演迄今最著名的華人音樂劇《雪狼湖》而以驚豔的姿態和極高的起點成功闖入香港粵語歌壇。

所以1998年僅僅25的陳潔儀就開始被媒體稱為「新加坡國寶」,在國慶典禮獻唱。

當時香港歌壇大紅的藝人都會受邀去演一個tvb,陳潔儀就是經典的《妙手仁心2》中的dorothy醫生。

實際上,內地多數人不知道她是歌手,只對她的演技和塑造的那個角色念念不忘。

讓她地位特殊的更重要原因是,她走紅後一直利用自己在港臺歌壇的資源,不遺餘力地推廣新加坡音樂,直接間接帶出了一大批台前幕後的新加坡音樂人。

沒有陳潔儀就不會有大名鼎鼎的海蝶唱片,許環良被問及新加坡音樂的爆發式發展原因時,就回答到,一切都因為出了個陳潔儀。

歌手林俊傑說過:

孫燕姿的老師李偲菘評價陳潔儀:

陳潔儀淡出與複出的背後,是華語流行樂壇老派抒情歌的起落史。

90年代取得傲人成績的她,在21世紀初,宣佈將無限期退出中文流行樂壇,朝其他方面發展。

這對外界是突然,對陳潔儀自己,這件事已經準備了好幾年。

在自己的人生追求上,陳潔儀顯然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

《東彎土星》是陳潔儀的第二十一張個人唱片,也是她宣佈無限期告別娛樂團的最後一張,諧音「Don’t want to sing」。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