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反對黨三大巨頭打輸了官司,卻贏得線民的同情心

马上就好 2019/10/12 檢舉 我要評論

左起:工人党秘書長畢丹星、前秘書長劉程強和主席林瑞蓮。(海峽時報)

程強、畢丹星、林瑞蓮 輸了

這是《聯合晚報》今晚封面的醒目標題。 「輸了」兩個大字從幾米外就能看清楚。

2018年最具爆炸性的「市鎮會提告市鎮會理事」的官司,今天傳出爆炸性判決,工人党三大領袖兼國會議員被判失責。

這起市鎮會案件簡單來說就是:阿裕尼—後港市鎮理事會(簡稱AHTC)和白沙—榜鵝市鎮理事會(簡稱PRPTC)合力起訴工人党領導人(市鎮會理事)在2011年7月至2015年7月期間,失職於市鎮會的管理,造成市鎮會蒙受損失,為此索償3370萬元。

法官:阿強阿蓮違反受託責任,阿星違反技巧與謹慎責任

負責這個案件的高庭法官加南拉美斯(Kannan Ramesh)今天在長達338頁的判詞中指出,林瑞蓮和劉程強雙雙違反受託責任。畢丹星則在雇用市鎮會前管理代理公司FM Solutions and Services(FMSS)上違反「技巧與謹慎責任」(duty of skill and care)。三人在處理委任代理公司時,都將個人政治利益淩駕于阿裕尼集選區居民的整體利益之上。

加南拉美斯法官還說:

「他們的行為不當,加上他們共同試圖披上真相和信譽的面紗,讓人得出他們沒行為不誠實,有違他們作為受託人應堅定忠於阿裕尼—後港市鎮理事會的義務。」

高庭於是判處工人党秘書長畢丹星、主席林瑞蓮和前秘書長劉程強失責,必須賠償市鎮會所蒙受的損失,因為該市鎮會在工人党的管理下,損失了3370萬新元的不正當付款金額。

然而,今天最賺人眼球的卻是各大媒體所報導的這句話:

案件接下來將進入第二輪庭審,決定市鎮會蒙受的損失及三人須支付的賠償金額。 AHTC在訴狀書中要求涉案人對錯誤支付的金額作出「公平賠償」。 三名議員如果無法償還, 將面對被判破產和喪失議員資格的命運。

連命運都幫對方寫好了,可想而知,線民看到這句話時都坐不住了。

新加坡人無論明面上支持或不支持反對黨,意願上多多少少還是希望國會裡有反對黨的聲音,哪怕數量不多,也能起到一定的制衡作用。如果反對黨一下子損失三名大將,豈不就潰不成軍?目前國會數來數去,也就只有6個反對黨議席而已。

大家目前最想知道:

阿強阿星阿蓮會上訴嗎?以法庭處理案件的速度,如果上訴會不會再展延一年時間才有定論?

在這個案子上,阿強阿星阿蓮會被罰多少錢?3370萬元還是更大的數額?

阿強阿星阿蓮最終會不會在下屆大選前被判破產失去議員資格?他們還能不能參加來屆大選?

網上輿論似乎一面倒向工人党

有網站直接站出來指執政黨在大選前給工人党施加壓力,還亮出#Smelly(玩臭)的標籤,意思淺淺。

(All Singapore Stuff)

有線民在帖文留言時也說自己願意出錢出力幫助工人党度過難關。作出相同留言和表述的人不在少數。

在各大中英文主流媒體和自媒體面簿新聞網站,幾乎也是清一色支持反對黨的留言。

《聯合早報》

《海峽時報》

來臨大選就能知道選民是否接受這樣的判決,還是會與工人党風雨同舟。加油工人党,我們都很愛你,挺住!

《亞洲新聞台》

靜悄悄將反對黨弄走,當自己的政黨超出預算時就有各種藉口……看不下去。也有線民講反話:時間掐得太好咯!大選隨時都會舉行,踢走這三人可以趁機賺取選票還能拿回集選區。

《聯合晚報》

《8視界新聞》

《慈母艦》

無論如何,人們都會支援工人党,也許整個國家的人民都會為他們籌款以示支持。多虧有這個案子,讓我看清大選該投給誰。我們應該儘量幫反對黨在國會穩住議席,我們需要反對的聲音,工人党是一個希望。

看到這裡,蟻粉們應該摸清了一個規律吧,那就是: 千萬別低估民眾情緒的力量

線民不會去特別過於考究或關注這個複雜案子的種種細節。當大家先入為主都有種感覺,某一方遭到欺負或打壓,就會正義感加同情心氾濫,力挺弱勢那方。

這種同情心很可能會轉化為金錢,甚至是選票。

去年10月,工人党在「In Good Faith」博客上想網民眾籌律師費時,。當時工人党宣傳部主任吳佩松也告訴亞洲新聞台,募款行動是合法的,因為「In Good Faith」博客網站是屬於劉程強、畢丹星和林瑞蓮三位答辯人,和工人党無關。

這回,如果罰款高達3370萬元或更高數額,阿強阿星阿蓮還能一下子就籌集這筆鉅款嗎?

不是不可能。

選舉局在今年四月公佈,。如果當中與2015年一樣,有大約30%願意支持反對黨,就有77萬8422人,只要每人捐出50元,那3000多萬元就不再是遙不可及的距離。

阿強阿星阿蓮對今天的判決看似沉著應對,沒有亂了陣腳。

畢丹星傍晚在面簿上發帖文寫道:

劉先生,瑞蓮和我剛剛針對市鎮會的判決發出媒體聲明,這份聲明也刊登在我們的博客上。‘我們正在仔細審閱判決,並會聽取律師的建議。我們會在適當的時候就接下來採取的行動透露更多詳情。’

畢丹星還說,他們旗下的市鎮會依然勤勤懇懇在服務居民。他感謝所朋友與支持者與他們結伴同行。

「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讓我們一起(Together)。」

這不失為一種化危機為契機的處理方式。

加南拉美斯法官今早說:

「我會聽取各方對於賠償金額的看法。除非各方能夠就賠償金額達致共識,否則必須在本判決的三周內,提交一份書面索賠明細,每一方只限提交20頁面。」

據《聯合早報》報導, 此案件屬於民事訴訟,高庭的判詞在現階段預計不會影響三人的國會議員身份。

接下來就看阿強阿星阿蓮是否決定要對判決上訴,線民都猜測這個可能性相當高。雖然目前網上的輿論似乎一面倒向反對黨,但2015年大選前也出現類似輿論聲浪,最終行動黨還是以將近70%的選票高中。

這回誰會高唱:輸了你,贏了世界又如何?且讓我們靜觀其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