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丁賢:那到底為什麼要有「馬來人尊嚴大會」?

木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 2019/09/30 檢舉 我要评论

鄭丁賢.尊嚴在哪裡?

星期天拿鐵

下個月的「馬來人尊嚴大會」,鼓聲隆隆,尊貴的首相馬哈迪先生也預告將會出席。

翻遍藏書,請教穀神,從未看過有什麼「美國人尊嚴大會」、「中國人尊嚴大會」、「印度人尊嚴大會」。

那到底為什麼要有「馬來人尊嚴大會」?

「尊嚴」這東西,不需要打著燈籠到處找,也不需要敲鑼打鼓召開全國大會來爭取。

我的看法是,「尊嚴」是別人給的,而不是自己說有就有,說沒有就沒有。

譬如,前一陣子從國外回來,在機場叫了電子召車服務。車子來了,司機是一名馬來中年男子,笑容可掬,招呼周到;車子並不豪華,但收拾得整齊乾淨。

一路上聊起來,原來他之前是一名人事經理,因為市道不景,公司倒閉,所以改做召車司機。

我問他,從經理到司機,是否能夠適應?

他回答說,經理有經理的舒服,司機有司機的快活。雖然現在收入不穩定,也沒有冷氣房(他載我之前,已經在機場附近的駐車站輪候一個多小時),但勝在壓力小,時間有彈性,還可以和不同國家和族群人士聊天。

他說:「如果不駕了,再找新工作,或是自己做點小生意。」

這位中年大叔沒有怨天尤人,也沒有怪罪其它種族,憑自己的能力,找尋適合自己的位置。

我覺得他活得很有尊嚴。我也相信,他不需要出席什麼「尊嚴大會」。

關於尊嚴,有一則寓言這麼說:

母牛在牛欄裡,源源不斷的供應牛奶。

旁邊的小牛看了,埋怨說:「媽咪,妳每天站在這兒,讓人家擠妳的奶,實在是沒有尊嚴,我看了都難過啊!」

母牛看著小牛,緩緩的說:「兒啊,我站在這裡,如果連奶都擠不出來,那才是沒有尊嚴啊!」

幾天前,看了一個本地大學生拍的一出短片,他們想從中反映國內大學生的貧困情況。

一個馬大的華裔女學生,家裡經商失敗,以致她必須負擔所有的費用。

小妮子堅強又厲害,在上課學習之外,還兼職4份工作。第一份是市場調查員,第二份是物理按摩師,第三份是酒廊侍應生,第四份是健身教練。

她的收入足以應付自己需要之外,還可以補貼家庭。

我只是擔心她累壞了身體,而不是為她的尊嚴而操心。

如果一個人自食其力,自立自強,不走旁門左道,也不需要特別恩惠,那麼,不管他過的是清平生活,還是富貴日子,在別人眼中,同樣活得有尊嚴。

母牛供應鮮奶,那是它的生存價值;女大學生打4份工,不是貧困,而是自我創造和自我實現。

尊嚴自然的跟隨而來。

至於「馬來人尊嚴大會」,我期許它的召開,但應該有另一層面的意義。

馬來民族其實很有尊嚴。早期的吉打王朝,麻六甲王朝,都是赤手空拳打出來的天下,繁華一時。

吉打王朝和麻六甲王朝的馬來人,都很有自信,以開放的心態,鼓勵印度、阿拉伯、波斯、中國的商人前來貿易經商,接受這些地區的學者和工匠,前來傳播宗教、文化和技術。

這種開放的態度,以及競爭的精神,開啟了馬來民族的黃金年代。我想,當年的馬來民族,不會有尊嚴的焦慮。今天的馬來人看他們的祖先,也不會認為沒有尊嚴。

現代的馬來民族,不論是政治、經濟和軍事力量,都超過當年;缺少的只是當年的開放包容的態度,以及自由競爭的精神;一旦不滿現狀,或是受到挑撥,就把問題歸咎於其他族群。

召開尊嚴大會,認真討論本族開放和競爭的課題,不是以他族為箭靶,才會有正面意義。

用户评论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