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朋友出席了「馬來人尊嚴大會」,感覺到這個國家正在崩塌之中

木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 2019/10/09 檢舉 我要评论

進行政治觀察的馬來朋友出席了「馬來人尊嚴大會」之後,告訴我說,他感覺到這個國家正在崩塌之中(Collapsing)。

「作為一名政治觀察者,我以為已經習慣了這些極端論調,但是,那一個星期天,讓我對‘極端’產生了新的認知。

「整個主場彷佛是一個仇恨製造工廠,把非馬來人當成敵人,指他們褻瀆污蔑伊斯蘭,污辱馬來統治者,操縱馬來人,輕視社會契約和憲法……

「然後,他們聲稱這是馬來人的馬來西亞,威脅說要終止建國的契約,要落實單一源流教育,要把所有政府獎學金保留給土著,規定所有高級公務員職位只能由馬來人擔任……

「而我們的首相,告訴大家說,這個國家原本是半島馬來人土地,今天被迫與外人(orang asing)分享,並且指馬來人今天被壓迫,被踐踏,被歧視。

「當他們演講的聲音越高亢,內容越煽情時,場內幾千人的回應就越亢奮,叫囂聲四起。

「我感覺自己已經不是活在馬來西亞」。

我默默的聽他的分享。當然,之前我已經從報導中瞭解「尊嚴大會」的內容;然而,從一個理性的馬來同胞口中,聽到他的切身感受,讓我內心產生陣陣的刺痛。

新的馬來西亞未能建起來,原有的馬來西亞已經分崩離析。

我們原來的國家,不應該是這樣的。

我們的社會並非沒有矛盾,但是,不同族群不會把對方視為敵人,把自己的問題歸咎於他人。

我們的人民有不同的觀點,但是,大家的前提是尊重每一個在憲法之下擁有的權利。

我們的國家並不強大,但是,過去60年來,它是全民共有,而不是單一族群所獨有。

我們的國家並非完美,但是,每一個奉公守法,常年繳稅,沒有攻擊傷害他人的公民,都活得很有尊嚴。

過去的年代,固然有許多極端的言論,但是,多數出自政壇上的浪人,像是土權Perkasa的依布拉欣阿裡,或是少數的非政府組織如穆斯林連線Isma;他們的言論偏激,但是還有個界線。

在2008年,有人指華裔是寄居者,當時的副首相公開向華社道歉,並中止該人的黨籍;有人曾經提出取消多源流小學,結果在煽動法令下被調查;有人指華人應回唐山,結果被撤職查辦。

但是,今天「馬來人尊嚴大會」遠遠超越了界線,政府沒有懲治行動,甚至沒有反對聲音。

馬哈迪被問到主講者的種族言論時,竟然聲稱他聽不到。

有馬大學生抗議馬大校長在會上發表種族言論,教長馬智禮推得一乾二淨,要該學生自己去和校長溝通。

4所公立大學主辦,教授和校長一一登臺,公立大學主辦如此敏感活動,如果說不需要教育部批准,那肯定是騙人的。

而馬哈迪作為大會主角,擺明是為尊嚴大會背書。他在會上發表的演講,內容忽左忽右,一邊把非馬來人視為外人,另一邊怪罪馬來人分裂而咎由自取,他的目的就是塑造一個假想敵,從而突出自己是馬來人的救主姿態。

只是,馬哈迪是否捫心自問,他管理這個國家超過三分之一的歲月,他掌握了最大的權力,控制最多的資源;今天馬來人的問題,應該向誰追究?

操弄手段固然是政治人物的家常便飯,但是,要搞到動搖國家根基,製造人民的仇恨,那就是走上一條不歸路了。

尊嚴大會之後,看不到馬哈迪能夠拿回馬來人的支持,相反的,炒作和巫統伊黨的同樣論述,在保守馬來人看來,這只是驗證種族主義路線的正確。

希盟不會因此得到保守馬來人的歡心,卻讓開明理性的馬來人失望離去。

至於非馬來人看了這出尊嚴大戲,只有一個感受:死了這條心。

我們惟一的國家,我們的馬來西亞夢,就這樣被搶走了。

用户评论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