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騎電動踏板車也會被人告,罰款3500元?

木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 2019/09/25 檢舉 我要評論

做人要公平。

平叔這世人最注意公平不公平這種問題,不信你問我阿母——如果你可以叫到她上來。

我阿母以前常常跟我們親戚跟鄰居講,阿平自小就非常重視這點,她去跟我問過命,阿娘(我也不記得是哪一個廟了)很確定地跟她說,我前世是做法官的,所以這世人會有這種性格。不過我到我阿母走了都沒有問過她,做法官為什麼我這世人最後會生活在芽籠吃頭路,最好的交通工具就是電動踏板車。

講這些當然不是迷信,在紅螞蟻這裡講話要很正經的,不會鼓勵迷信對不對,我也不相信我真的以前做過法官啦——不然就是在閻羅王看起來我不夠公平,所以沒有給我過關,才要在芽籠賺吃——不過現在看到不公平的事,不管跟自己有沒有關係,有時真的會非常不爽,就要出來講道理。

我讀書不多是沒有錯啦,但是我以前交過一個大學生女朋友,跟她學到很多道理。她最厲害就是跟我說我其實很聰明,道理這種事,不是一定讀大學才會懂,才會講,很多道理是天生的,在每個人的心裡,大家都明白,問題就是敢不敢講出來而已。

分手到現在她變成一個阿婆了,這句話我都沒有忘記。

昨天(12日)看報紙就是有令伯(小弟)覺得非常不公平。

有一個人騎電動踏板車回家, 速度只有10公里(編按:每小時),在可以騎的地方騎——這些都是法官說的。

婦女過了馬路後走上公共走道時被電動踏板車嚇到而跌倒。(受訪者提供)

結果一個女人走出來自己嚇了一跳,跌倒撞破頭。

(上圖)婦女被電動踏板車驚嚇而跌倒後摔破頭,須開頭殼清淤血,頭顱打上30釘。(下圖)時隔一年半仍然留下凹痕。(聯合早報)

那個騎士根本沒有撞到她,她自己嚇到跌倒,結果騎士被告,控方還要求判他坐牢,不過法官覺得他有及時刹車,幫助那個女人,而且根本沒有違規,所以判他罰款3500元。

令伯(小弟)的意思是,那個女人嚇到跌倒跟這個騎士有什麼關係?著驚(被嚇到)的代志(事情)每天都有。一個阿婆在冷冷清清的樓下看見一個大漢走過來也會著驚,控方知道嗎?要不要控告那個大漢?假設說有一個女人晚上回家,看見一個外勞走出來,嚇到跌下樓梯死掉,是不是要外勞賠命?

一個阿婆在冷冷清清的政府組屋樓下看見一個大漢走過來,也許會著驚,(互聯網)

報紙訪問的律師也說,這種事情很罕見。我們在芽籠生活也是認識律師的,令伯(小弟)昨天就問了一個做律師的朋友,他說根本是因為那個男人沒有請律師,又自己認罪,所以就倒楣了。

騎士譚志文被判罰款3500元。(檔案照)

如果法官真的判他坐牢,那真的是冤枉有沒有。

最近政府整天針對騎電動踏板車的人,現在還要控告人家坐牢,令伯(小弟)想問是不是很不公平?我們朋友在說是欺負我們窮人,那你來講是不是?如果汽車撞死人,撞傷人,控方也會每一個case都要求判坐牢,法官敢敢判坐牢,令伯(小弟)就說是公平。

每一種交通工具都會出事對不對?那為什麼汽車撞死人就不必坐牢,這個case根本連kiss到都沒有就有事,平叔真的希望,法律不是像別人講的那樣,會特別針對某一些人玩,還是要特別保護某一些人?你如果是法官你告訴我們,我們沒有讀書真的不懂。

要是嚇到人也會被控告,那我問你,如果一個人很膽小,他身邊的人是不是很危險?令伯(小弟)跟你講,令伯(小弟)看到槍就會昏,要是警察經過我身邊,最好把槍蓋起來,不然令伯(小弟)不小心看到昏倒或者心臟病發,控方麻煩你要告那個警察去坐牢。法律要公平,有沒有?!

以前有人跟令伯(小弟)講,電動踏板車是很環保的,假如大家都用,不要駕車,就不用花那麼多錢開馬路,好像說政府也支持這樣,鼓勵人家用這種環保的交通工具。不過現在看這種情形,算是變臉,因為很多人complain,那些人不瞭解政府的心意對不對,政府要大家不駕車不是更好,沒有人會給汽車撞死撞傷。

唉,有一句話人家講,什麼兩個口(編按:官字兩個口),就是講我們這種下面的人根本沒有power,不過平叔活這樣老,根據經驗,還是相信法律是會保護每一個人的,只是剛剛好那個人衰肖,有空記得來芽籠拜拜。

那個律師朋友講,以後遇到這種事要記得請律師,就不一定會隨便他們怎樣做,我都不好意思問那個朋友:請你的話有沒有打折扣,不然二十三巷請你吃煮炒當做律師費,得唔得?

用戶評論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