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丁賢:馬哈迪的一石三鳥

木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 2019/10/11 檢舉 我要評論

馬來人尊嚴大會之後,出現了一段插曲。

尊嚴大會隔天,正是希盟主席理事會開會。會議之後的記者會,馬哈迪和安華同席而坐,馬老爺子耍酷,雙手握拳,擺出和安華打擂臺的手勢。

現場哄堂大笑時,安華回應老馬說:「…arua…大會之後,精神也不一樣了。」

如果安華說的是Maruah,當然沒有問題。

但是,很多人聽到的卻是Barua,代志就大條了。

Barua是馬來語中,很污辱的一個字眼。很難用中文準確翻譯,大致上等同是「王八」、「走狗」這類罵人的話。

視頻瘋傳,特別是在馬來社會引起強烈反應。一些人痛批安華背叛馬來民族,把尊嚴大會看作王八走狗大會;也有人怒駡安華目無尊長,在馬老爺面前污辱他。

當然,也有人指安華是口誤,在發音時,M和B沒拼清楚。

安華隔天回應說,他的確是說Maruah,而不是Barua。

個人而言,我相信安華的原意不會是Barua。否則如果他在公開場合用Barua要形容尊嚴大會,那將傷害很多馬來人的感受,也會成為他們的敵人。

即使安華多麼不滿尊嚴大會,作為一個老練的政治人物,他也不會公開污辱這個大會和老馬。

但是,Maruah和Barua的插曲沸沸揚揚,反映馬哈廸和安華之間的嫌隙,因為尊嚴大會而更加擴大。

沒有人會懷疑,尊嚴大會是土團策劃,以推動馬哈廸的議程。

這是馬哈迪的一石三鳥之計。

第一隻鳥,是要用尊嚴大會來對抗巫統和伊斯蘭党的馬來人大團結運動。

他把土團拉上舞臺,要和巫伊一起在種族主義的擂臺上競爭。老馬是此道高手,他自信他的馬來人主義可以壓過巫伊的馬來人主義。

第二隻鳥,是馬哈迪要鞏固他的馬來人救主的地位。

馬哈迪的一生,從少年到老年,從反對者到掌權者,他走的都是一條堅定的民族主義路線,他的一生是為馬來人而戰。

然而,自從他出任希盟首相之後,這個位置讓他無所適從;他無法融入多元政治的環境,也壓抑了他的馬來人英雄抱負。因此,要藉馬來人尊嚴大會,重新肯定他作為馬來人救主的地位。

第三只鳥,是邊緣化安華,化解安華接相的壓力。

他瞭解,安華最脆弱的一環,就是缺乏馬來社會的穩定支持。安華作為公正黨主席,代表的多元化政治,群眾基礎來自多元族群。

一旦成功炒起馬來族群情緒,製造族群之間的敵意,間接的,安華的群眾基礎就會被削弱,安華也會失去馬來人的信任。

所以,尊嚴大會以安華不是馬來政黨領袖,而沒有邀請他(安華自稱在最後一刻接到邀請,但身在外坡無法出席),弦外之音,就是排除安華是馬來人的領袖。

好笑的是,同樣不是馬來政黨領袖的阿茲敏,卻光鮮的出席馬來人尊嚴大會,而且全程和馬哈迪,以及巫統、伊党領袖互動密切,表現得很馬來人。

當然,在馬哈迪眼中,如果安華不是馬來人領袖,那還有什麼資格出任首相?

用戶評論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