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男迷戀新加坡俏護士, 醋意大發勒斃護士,連屍體也不放過?

马上就好 2019/09/19 檢舉 我要評論

(新加坡訊)大馬癡情男迷戀28歲俏護士,瘋狂追求與強行接吻都沒得逞,當得知護士與其他男子親密,癡情男被指醋意大發釀命案,涉嫌用毛巾勒死護士後,企圖與女屍「作愛」! 

案情顯示,眼見死者已無法對他反抗,被告決定與女屍「作愛」。他脫光死者的衣服,企圖性 侵屍體,但因為無法持續[勃☆起],最終沒有得逞,並逃到大馬。 

《聯合晚報》報導,轟動一時的迴圈路命案今早在高庭開審,揭露現年51歲的被告莫順和,涉嫌於2016年3月21日中午12時15分至下午5時49分之間,在迴圈路某組屋單位,對女死者張花香所做出的駭人行徑。 

被告面對3項控狀,包括一項謀殺和一項企圖性 侵女屍的控狀。他不認罪,控方以謀殺罪狀進行審訊。 


控方今早在開庭陳詞指出,這是一起因「嫉妒、怒火與單戀不果」所促成的命案。 

被告與比他小19歲的死者在2011年左右,于濱海灣金沙當餐廳職員時認識。

死者是在國大醫院當護士的中國籍女子張花香。(檔案照) 

死者當時修讀護士課程,畢業後到國大醫院工作,當與被告以前同事的關係保持聯絡,兩人定期出門吃飯與逛街,被告也會送禮物給死者。 

被告迷戀死者,把她當女友,但死者不領情,也沒與他發生過親密關係。 

2016年初,死者開始頻頻拒絕與被告出門,引起他的懷疑。他偷偷在死者住家對面監視死者,結果發現死者與其他男子出門。(部分人名譯音) 


以吃火鍋為由 邀死者來家裡

案發當天中午,被告以吃火鍋為由,邀請死者到他所租的組屋單位。 

兩人用餐後,被告看到正在梳頭發的死者,當下燃起欲火,要與死者親熱。 

他開始對死者動粗,包括把她推倒在床上,以及用手臂勾住她的脖子。 

死者嚇得全身顫抖,被告開始質問她是否與其他男子交往。 

死者坦言在賭館認識了一名中國籍男子,出門多達5次,她也與中國的前男友保持聯絡和有親密行為。 

控方指,被告這時候萌起殺害死者的動機。他從後襲擊死者,用毛巾勒緊她的脖子長達兩分鐘,直至死者臉龐發紫和斷氣。

被告在2016年被押送至國家法院面控。(檔案照) 

為女屍拍[裸·照]

被告殺人後欲火難熄,心想「既然已經死了,我又沒看過她的裸體」,於是決定為女屍拍[裸·照]。 

根據控方的開庭陳詞,被告犯案後仍然欲火焚身,想要滿足自己的欲望。他意識到死者已無法反抗,並且想到:「既然(她)已經死了,我又沒看過她的裸體,我要脫光她的衣服。」 

被告脫除自己與死者的衣服。他也掏出手機,為死者的裸體拍下六七張照片,然後開始舔屍體。 

熊抱死者 遭破口大駡

「你瘋了,滾開!」 

在殺人前,被告在住家兩次嘗試與死者親熱,但都被拒絕。 

他從後熊抱死者,把死者推倒在床上,強行吻她。死者破口大駡:「你瘋了,滾開!」她也恐嚇要咬斷被告的舌頭。 

約10分鐘後,不死心的被告又嘗試與死者親熱,他用手臂勾住死者脖子,把她拖進臥房。死者一度差點兒斷氣,被告這才鬆手。 

屍體無法塞行李箱 棄屍在組屋內

被告原本計畫把棄屍于三巴旺,但無奈屍體開始僵硬,無法塞進行李箱,最終把屍體留在組屋單位內。 

控方在開庭陳詞中指出,案發後被告開始部署潛逃計畫。他丟掉死者手提袋裡的大部分私人物品,取走現款和死者的手機。 

他也聯絡公司主管與房東,說他要前往馬來西亞住上一個月。接著,他開始賣掉自己與死者的財物,為逃離計畫籌錢。 

房東以為在睡覺

房東誤以為護士在被告床上睡覺,掀開棉被後才看到死者發紫的臉龐。 

被告在屍體被發現的第2天打電話給房東,說他在吉隆坡,承認掐死了死者,但沒說幾句就匆匆將電話掛上。 

房東把事情告訴警方,警員要他立刻到警局,等被告再次打來。果然,被告在當天下午2時40分再次打給房東,警員趁機錄下了兩人之間的對話。 

被告後來在2016年4月4日,在餐館吃晚餐時,遭大馬警方逮捕,隔天被押送回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