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丁賢:別鬧了,大學校長們

尼古拉斯·串红 2019/10/06 檢舉

鄭丁賢.別鬧了,大學校長們

星期天拿鐵

我總算恍然大悟,大馬公立大學在國際缺乏地位,在國內備受詬病,原來是有原因的。

重點在於,公立大學的校長們,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以及不應該做什麼。

大學校長該做什麼,這裡不必長篇大論。簡單來說,一個國家有沒有未來,看看它的大學校長是什麼水準就知道了;因為他們是國家的底蘊,也是社會的良知。

至於大學校長不應該做什麼?

答案很直接:不能怠忽職守,成為政治的利用工具;不能愚昧偏頗,成為偏狹主義的幫兇。

最現成的例子,國內最高等學府──馬來亞大學(UM)、瑪拉工藝大學(UiTM)、博特拉大學(UPM)和蘇丹依德利斯師范大學(UPSI),聯合主辦今天的「馬來人尊嚴大會」。

這項大會的宗旨,根據主辦當局發佈:「因為馬來人地位受到了挑戰,有人不僅貶低馬來人,也質疑馬來土著、王室地位,更藐視和質疑伊斯蘭以及國語的地位,因此有必要加以回應。」

而大會準備提呈5大動議,要政府落實,包括國民融合單源流學校制度、伊斯蘭為聯邦官方宗教、澄清首相候選人的種族宗教背景。

這不就是大馬公立大學校長不務正業,沉淪墜落的表現。

首先,說他們怠忽職守,成為政治利用工具。

不管是巫伊的「馬來人團結集會」,或是土團的「馬來人尊嚴大會」,都是政黨煽動種族情緒,以爭奪取馬來人政治市場。

「馬來人團結集會」固然立意不當,但畢竟是政黨自己搞的,出發點擺明是為了政治利益。

但是,「馬來人尊嚴大會」是土團的政治操作(別忘了誰是教育部長),但是卻通過公立大學來搞;就是大學的領導人怠忽職守,自甘成為政治工具,也讓政治滲透教育。

第二,說他愚昧偏頗,成為偏狹主義的幫兇。

今天國內的種族氣焰狂飆,族群矛盾加深,隨時都可能一發不可收拾。

真實世界中,馬來人和非馬來人沒有仇恨,在同一條船上和同舟共濟。而憲法下的伊斯蘭、王室和土著地位,從未受到非馬來人質疑和挑戰。

問題的根源在於政治人物利用各種課題,炒作馬來人的不安全感,製造非馬來人的威脅假像。

公立大學的校長們,身為高級知識份子,難道不清楚這些都是政治黑手在操作嗎?

就以公立大學為例子,有哪一間公立大學的校長和副校長是非馬來人?又有幾個院系的主任是非馬來人?

有哪間公立大學是不看膚色,純粹以績效來招生?又有哪個院系,完全是以成績來頒發榮譽學位?

教育已經扭曲到這個程度了,這些大學校長,還憑什麼認為馬來人受到威脅,必須捍衛馬來人尊嚴?

特別是,身為公立大學校長,他們是不同族群學生的大家長,也是所有學生的守護者。今天他們的種族偏狹立場,對得起全體學生,馬來西亞立國的多元開明精神嗎?

真正的大學校長,讓人想起哈佛大學的查理斯艾略特、北大的蔡元培、台大的傅斯年等。

他們具有高尚的人格和修養,是大學和社會的良知,也是國家進步的推手。

最有代表性的是美國開國元勳傑弗遜。他曾經擔任獨立初期的美國總統,起草美國獨立宣言,也是維吉尼亞大學的創辦人和校長。

功勳彪炳,在他臨終的時候,他留下遺言:「如果後人要懷念我,請記得我是維吉尼亞大學的父親。」

在他心中,大學校長比總統更加重要。總統可以號令四方,位高權重;但大學校長高風亮節,以知識和操守培養下一代,以理想和價值創造未來。

無怪乎,傑弗遜可以起草的美國《獨立宣言》,成為人類文明的經典:「我們認為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賦予他們這些不可被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

我不敢妄想大馬公立大學校長有如此理想和美德,只想對他們說:「別鬧了,不要搞砸了這個國家。」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